撒丫子去追the shy了
官宣一下我家绑定排版@会者定离

封面来自 @沈徽光

【喻黄】【双黑】为祸 chapter.10(完结)

综了作品,占了相关tag抱歉,CP指明 全职高手:喻黄(喻文州X黄少天)and 文豪野犬:双黑(太宰治X中原中也),初来乍到,如果tag有打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原谅谢谢

照例 @长安常玦  写给我妹的生日礼物,赞美朝雾春河和虫爹!

前情指路:chapter.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这个文终于完结啦!有很多废话我都放在文后了不影响大家了,非常感谢!

大家皆大欢喜!奔向属于少年们的未来!我去肝fgo了!【你滚
============================================================ 

Chapter.10

  第二日,蓝雨丢失的术士之书便被人送到了魏琛手上,彼时从宿醉里醒来的蓝雨首领正按着太阳穴挨个弹众人的脑门,气势汹汹地道,“我让你们打架不叫我!”

  早有先见之明的黄少天和喻文州闪到了酒店客房走廊上,倚着墙喝抹茶冰沙,听着从房里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惨叫默默对视一眼,此情此景感天动地,就连黄少天都找不出话语来形容。

  房内一阵乒乒乓乓乱响,房门被人以种大无畏一往无前猛扑的气力硬是撞开了,卢瀚文抱着脑袋冲出来,看着喻文州,眼睛猛地一亮,正要扑上去当救命稻草抱着,猝不及防身后伸来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单手端着冰沙,面无表情地拎着小少年的衣领,单脚勾开房门,将少年扔了回去。卢瀚文骨碌碌一转,被撸了袖子走上前的魏琛捞了个正着,穿着术士长袍的中年人露出了狰狞的微笑,“听说你还千载难逢地和对方少年战力打了一架?”

  ……这就是中原中也带着人一路护着蓝雨术士之书,跑了半个横滨后看到的场景——黄少天与喻文州靠在走廊上喝饮料,房门洞开,一片嘈杂,郑轩等人抱着额头蹲在地上,魏琛追着卢瀚文满房间跑,前者提着术士法杖,后者拎着重剑。

  中原中也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自己一路走上来踩着的地毯,确定自己没走进搞笑艺人聚集地。喻文州却是眼尖,一晃便看到了他一身漆黑的长风衣,向他略一低头便当示意。

  “啊,你们的书在这。”中原中也向旁一挥手,身旁西装革履的黑衣人呈上用玻璃柜小心保管好的术士手册,“但不是我们找回来的,今天凌晨时有人放在黑手党大楼门口,连监控都没捕捉到他的身影。”

  “横滨的能人真不少呢。”喻文州伸手接过玻璃柜,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看来也不止你们智囊团一个聪明人。”

  “嘁,那家伙经常莫名其妙地消失,别指望他能起到什么用。”中原中也翻着白眼,伸手一转头上帽子,“我回去了,港口黑手党大楼损毁,封锁市中心导致交通瘫痪,你们在孤儿院旁打斗也有后续影响,你们走得轻松,善后工作还有很多。”

  “那么……”喻文州报以礼貌的微笑,“欢迎你们来广州蓝雨一战?”他想了想,又道,“还是算了吧,毕竟荣耀联盟那些人中不乏好战分子,你们到时候回不去,挺丢人的。”

  旁边黄少天不怀好意地“噗”地憋着笑,见中原中也眼刀扫来,他咳了一声,接过喻文州手中玻璃柜,“我我我我先进去和魏老大他们说一声。”

  “免了。”中原中也挥了挥手,“青花鱼那家伙太不着调,我还赶着回去。”他转过身,忽地停下侧头道,“喂,我说你们啊。混蛋太宰说给你们准备了礼物,等你们出发回中国时就能看到了。”

  他神情竟有几分同情,“祝你们好运。”

  房内嘈杂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蓝雨一行人趴在走廊尽头的窗户看中原中也走远的身影,卢瀚文探着脑袋,斜着眼睛看一只手还搭在喻文州肩上的黄少天,摇着头叹息道,“中原先生真是,太可怜了。”

  黄少天喝完了抹茶,正在舔吸管,眯着眼睛喃喃道,“太宰治说要送我们礼物,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喻文州环着手,在众人期待的目光里沉默良久,随即道,“我也有。”他抬眼看向天边被阳光照得耀眼的那缕云,轻声道,“明天叫计程车,别让黑手党派车送我们。”

  “可是前辈前几天刚刚才说过日本计程车太贵让我们能从港口黑手党虎口拔牙多蹭点成本是最好的……”

  卢瀚文的话被黄少天一手摁回了肚子里,青年剑客拎着少年人往房里拖,咬字清晰地道,“快闭嘴小卢!这个时候就要随机应变知道吗!来跟着我说,计程车最便宜!”

  “啊?”

  “计程车最便宜!”

  “计程车……最便宜!”


  第二天蓝雨众人就知道太宰治精心准备的“礼物”有多么惊世骇俗了,蓝雨人数众多,为了万无一失,喻文州黄少天带着卢瀚文和玻璃柜上了第一辆车,其他人紧接在后。

  当他们上车时,一向冷静自持的喻文州猛地从后座上往前一俯,惊得前排正在系安全带的卢瀚文手一抖差点勒上自己脖子。

  计程车的司机座上,穿着黑色马甲白衬衫的年轻人冲他们挥了挥手,太宰治那漫不经心的笑容看上去可以解读出千万种意思,“早上好啊,蓝雨的英雄们。”

  “前辈好!”卢瀚文下意识应道。

  “你果然猜对了一些事嘛。”太宰治敲了敲方向盘,“作为港口黑手党得力干部的我当然应该亲自来送送你们了,你们特意拒绝了我,叫了计程车,我真的很难过呢……”

  “我这时候下车还来得及吗?”黄少天抱紧玻璃柜,凑上喻文州耳边。

  “来不及了呢……”太宰治压低了声音,凉凉叹气道,“我好不容易与这辆车的司机进行了公平竞争,最后赢得了欢送英雄的席位,怎么能不做到底呢?”

  其实你根本就是把人家打晕了扔在后备箱里吧?喻文州嘴角一抽,看了看四周,一手扶上了黄少天的手背,“记得系安全带。”

  “喂,喂……”黄少天愣了愣,“你这个表情,比当初镇妖除煞还紧张……”

  “我没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不就是普通地开车,难不成还能开到天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但他这句话没来得及说完,太宰治回头打量着他们,眼睛亮晶晶得令人发怵,“你们行李搬好了吗?那么我发动了哦!”

  “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车技啊?高档跑车推崇的是“推背感,”而太宰治发动引擎时就像有八百个千吨铁锤同时拍上你的脊椎,黄少天猝不及防往前一扑,猛地撞到卢瀚文的座椅,一上车就乖乖系了安全带的卢瀚文被带子牢牢往回拖才避免了直接前扑撞到挡风玻璃的惨剧,喻文州叹了口气,仿佛预料到后面的情形。

  当太宰治驾车驶上去往机场的公路时,几乎是整条马路的车都为他让出道来,与其说是被黑手党大干部的气势震慑到,不如说真的单纯只是惧怕死神罢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一边开车一边感叹“刚才那个技巧我在PSP里应用过,果然效果不错”的。

  当这辆车以一种近乎非人类的速度飙到第一个十字路口时,坐在前排的卢瀚文已经丧失了言语能力,后排尚能行动的黄少天挣扎着爬起来,打开自己这侧的窗户,晃晃悠悠地伸出脑袋……

  做出这种情况下正常人都会做的动作。

  呕,吐。

  开玩笑,你见过在直道上开出九曲十八弯的司机吗?这就有一个活生生的!直走都非要打大幅九十度摆尾,差点把人直接甩在玻璃上,还美其名曰“龙回头”。

  回什么头?他黄少天的头大概是都要被甩掉了吧!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合上双眼。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被别人夺去了司机的位置。

  而是那个司机开车散发着地狱的味道。

  而且地狱的味道还将持续很久。


  当他们到达飞机场时,明明比他们还迟出发的魏琛等人看上去却似候了他们良久了,已经软成一团面条的卢瀚文被脚步虚浮的黄少天搀扶着走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推着行李箱。在他们身后,喻文州单手环着玻璃柜,步履倒是正常的,但明显脸色苍白了几分,太宰治步伐轻快,甚至还能哼两句歌。

  蓝雨众人瞬间就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神情都有些复杂。

  “那么就送到这啦。”太宰治对他们点点头,叹气道,“今天的我还是没能在马路上自杀成功啊……欢迎下次再来坐车。”

  “永别吧。”三道声音同时落下。


  港口黑手党里,中原中也刚处理完文件,正想从酒柜中取出珍藏的红酒,却忽然记起,昨夜那酒已经被自家搭档换成了烈性的二锅头。

  他犹豫了一下,旋开了瓶盖。

  太宰治踏进黑手党大楼时,抬头一望,螺旋状楼梯的最顶处传来砰砰砰沉闷的响声,就像有谁气愤至极在借酒砸物解闷。

  借酒……他向旁一望,手下恭敬地弯下腰去,“太宰先生,中也先生又喝醉了。”

  “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太宰治面无表情地反问。

  “他这次,喝的是您带来的二锅头。”手下模仿发音时口齿还有些不清晰,结结巴巴终于说完了一句话。

  太宰治二话不说转头就走,他抚了抚口袋里一张纸页,一直在属下面前如死水般平寂的眼瞳忽地生了些波澜,开口问道,“芥川呢?”

  “还是按例,在拷问……”

  年轻人双手插进了风衣口袋中,向外慢慢走去,明媚的阳光打在他肩上,却照不亮他通体黑暗,他又抚了抚口袋中被拆开的那封信,轻声重复道,“‘芥川君尖锐有余而防守不足,威逼甚紧,或许可略放一二’吗?”

  他有些不近人情地下定论,“这种废物,会死的。”

  “还有那句……‘你们横滨的茶泡饭很好吃,少天吃了很多,祝你以后也能享受到,如果你享受不到,希望你能遇上一个会享受的人’。”

  “……希望如此吧。”


  蓝雨与拜伦交手的那栋破旧教堂式洋楼里,白发少年蜷缩在墙角旁,手臂上遍布暗红色的痕迹,已经结了痂的疤被尖锐之物强行撕开。小房间内潮湿阴冷,他臂上每个伤口都愈合得极差,坑坑洼洼的痕迹一路攀到了背后,他抬头望了望那扇彩色玻璃窗,低下头舔了舔手上的伤,只觉得满嘴铁锈味。

  铁栅栏外有人静静地看着他,语气出奇平静,充斥着压抑的冷酷与莫名疯狂,“中岛敦,你什么都做不到的,也没有人会需要你。”

  还未现出少年轮廓的孩子眨了眨眼,将自己蜷得更紧了。

  ……光啊,光在何方呢?


  红茶被盛在精致雪白的骨瓷杯中,下午茶盘上放着司康饼和甜点。一点阳光穿过窗棂,打进房间内,天鹅绒沙发上有人接过报告。

  娟秀的眉微微扬起,那人轻声道,“让那些‘灰色幽灵’去横滨吧,如你所说的那样……是吗,陀思妥耶夫斯基?”


  银座酒吧中,唱碟机放着女子悠扬缠绵的咏叹,吧台边,太宰治单手托腮,正专注地将冰球摁进金黄的酒液中,打着哈欠,“活着真的好无趣啊……”

  他身边,棕红色头发的男人低下眼饮了一口酒,“前几天不是刚刚有外来人入侵吗?”

  “什么嘛,什么都猜到了,太无趣了啊。”太宰治懒洋洋地道,“还不如和你比拼吃超辣咖喱,不过胃疼而亡这种死法一点都不清新爽朗,我~拒~绝~”

  男人笑了笑,什么都没说,酒吧门忽然被人推开,坂口安吾走了进来,“织田作先生,我说了吧,应该吐槽他的,这个时候你应该狠狠地吐槽他的。”

  “糟糕了糟糕了,中也说的话有种要成真的预感。”太宰治轻声道,他晃着酒杯,眼睛盯着酒液折射出的光芒。


  命运还在继续向前延伸,会有人遇到救赎,会有人离开黑暗,会有搭档重新复苏。

  但在此之前,会有生与死。

============================================================ 

写在最后的话

其实小野狗这部番,我从去年三四月一直看到了现在,漫画动画一起追,太宰mamo一起舔,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这大概是我贫瘠高三里的乐趣之一了吧。但是同人真的太难写了,纠结了半天都不敢下手。

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说自己好歹也算是写过综漫/综小说同人的人了,而且出于对蓝雨剑与诅咒的热爱我还拉了喻黄二人来玩,真的是太好玩了!而且篇幅对于我这个懒里吧唧的人来说真的算是挺长的了……至于完结后要干什么,我自己都没想清楚。

这篇文整体上剧情时间线架构在文豪野犬“黑暗时代”之前,其实太宰治的形象还是过于活泼了一点,但以我的笔触实在无法让他沉郁下来了,这人真是有充满压迫力的破坏感啊……和中也那种“虽然我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有你一个位置”的CP感和蓝雨的喻黄好搭档真是形成了黑白分明的对比

至于两家的孩子……说多了都是泪吧

最后的最后,想了想还是把自己放在文中的梗都揭一遍(有些梗因为写的时候神志不清所以忘了……),其实原先并不喜欢自己揭自己藏着的梗,但最后闪回篇幅有限,实在无法一一顾及,并不是自卖自夸,只是希望也能借此提醒一下自己——你曾经这么喜欢过一些作品。

chapter.03中“一脚踩进水坑摔破头,坚持不懈开发更坚硬的豆腐用于自杀”等语句,出自之后黑暗时代太宰治与织田作所聊的天

chapter.03,“一番闹腾借毒蘑菇装疯闹事”梗来自文豪野犬正篇

chapter.03中黄少天用于吐槽太宰治的那句,“你那听上去像破旧收音机一样的抱怨声的确让人斗志全失。”其实是来自动漫/漫画双黑复活夜那天国木田吐槽太宰治的话,也算是双黑出现的隐形彩蛋吧

chapter.05与终章闪回里的茶泡饭梗是中岛敦初见太宰治时的梗,之后在广播剧里也有体现这一点

chapter.06中蓝雨一行人一路找书,找到的是中岛敦栖身的孤儿院(所以每一个想找横滨之书的人都摸到敦敦这来,真是背锅之神)

chapter.07中六星光牢锁住自己这一招是玩原著术士保护自己的梗,还顺带秀了一把剑诅经典姿势

chapter.08里,中原中也吐槽太宰治的那句“你有本事,以后就别做出被他人影响人生这种蠢事啊。”是个巨型FLAG

chapter.09中,黄少天的“观战前排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瓜子榨菜”梗大家都懂……

chapter.09里“别小看横滨异能者们对这座城市的执着啊。”一句,化自武装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联手时所说“我们都爱着这座城市。”

chapter.10中太宰的车技来自小说《太宰治的入社测试》,计程车很便宜是在玩日剧跑的梗,“龙回头”大家都懂

chapter.10中喻文州给太宰治塞信件一节,往上翻前言是喻黄二人探讨芥川的战斗方式,缺少守备而充满攻击性,勾连“黑暗时代”中太宰治向芥川开枪逼迫他开启异能自保一节

chapter.10中英国组出场,“灰色幽灵”相关代表以阿加莎女爵为首领的钟塔将mimic驱逐出境,一路到横滨的剧情

全篇都来自正剧中太宰对陀思的评价和“我曾经与他短暂交过手”


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还没有取关我QAQ

评论(13)
热度(154)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