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丫子去追the shy了
官宣一下我家绑定排版@会者定离

封面来自 @沈徽光

【双花】福不单行 Chapter.08

排雷:双花系统文,黑手党paro
如果雷,请退出,请退出,请退出!拒绝挂拒绝槽设定,不要和脑洞一般见识
前情回顾:Chapter.01 02 03 04 05 06 07
好的我回来了我一定勤奋更新……【累吐魂
这章没有正面大孙但是大孙无处不在所以也打了个tag占了见谅
好好好我保证尽快完结第一卷全力更这个不闹不闹【
我尽量不被宫野真守和太宰治的美色牵着跑
============================================================ 

卷一 黑帮也要按照基本法

Chapter.08
  孙哲平的营地选在了市中心写字楼里,看上去和一般白领上班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张佳乐靠在二楼扶手上百无聊赖,踩着拖泥带水的脚步走到一楼大厅处坐下,他手里还捧着一骨瓷杯红茶,半翻着白眼懒洋洋地看大堂内穿着黑色皮裙的姑娘们抱着一沓文件,听她们脚上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踢踏踩过——纵然孙哲平这个上司一直在说他是什么“左膀右臂”、“最佳拍档”云云,但他觉得最适合自己的称号还是——
  
  一介闲人。
  
  是的,他每天栖身于这个血与火诞育的组织,却过得像大龄儿童那样,偶尔有描着金红眼影的秘书从他身边经过,他一目扫去,对方不自觉地放轻了步伐,低下身向他无声地鞠了个躬。那些掠身而过的姑娘们躬下腰时,用一根漆黑木簪盘起的发髻纹丝不动,垂着眼帘颇有几分温柔贤淑的意味,但张佳乐却只能僵着脸冲她们摆摆手:开玩笑,他可是见识过那些皮裙下绑着的短刀,也知道乌沉沉的木簪内里藏着细却见血封喉的毒针。
  
  上到孙哲平,下到这些秘书,似乎都在把他当局外人看,在同级干部镇压暴乱或率人做些见不得光生意时,他还能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喝喝茶看看书,本来这种生活确实招人羡慕,但……他如今被系统赋予的身份可是“黑手党成员”啊,你见过哪个成员像他这样清闲?连最低级的小干部都忙成了陀螺,路过他时忍不住报以疑惑的目光。
  
  每当此时他都只能报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坐这儿发呆我有什么办法”的死鱼眼。
  
  张佳乐低头扶着额,拍开了他一直放在腿边的黑色皮箱,皮箱内枪具下垫着厚实的天鹅绒,他一肘撑在膝盖上,漫不经心地随手打开脚边箱子,抄起一把枪在手里掂了掂。那枪管纯黄铜手铸,此时正值白天,透过顶上玻璃射进的光在暗色膛上一转,只反射出一段钝弧,光晕一转即逝,随后他不管怎么挪都找不到那段像毛玻璃一样模糊的光弧,他悻悻将枪攥进手里,斟酌了片刻还是放弃用食指转这沉甸甸枪管的傻缺行为。
  
  他抬起眼问系统,“喂,你说这东西是【弗莱梅的枪】,听上去是个神器,有什么特别的么?”
  
  可能是不知道藏在哪儿看着他的系统今天看多了宿主上撞女秘书下碰小干部的囧样,面前的空气宛若有形有质般扭曲成涡,只有他看得见的白字这回出现得比谁都快。
  
  【叮!有炼金术。】
  
  张佳乐觉得头更大了,他晃了晃枪管,入手一片沉重什么都掂不出来,他反手去检查弹匣,却意外发现拿在手里的枪简直就是一块沉铁,他皱着眉,“这东西……有配套子弹吗?”
  
  【叮!你猜?】
  
  “……我就知道问你准问不出什么东西。”张佳乐一撇嘴,从鼻间挤出几声嗤笑,他俯下身去从天鹅绒里摸出另一把枪,一手一把适应那不同一般枪械的重量,想了想还是换了个话题,往靠背上懒洋洋一躺,“换个主题,既然他给了我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还让我……”他抓住枪,伸出根手指点了点一直坐着的沙发,续道,“每天日常任务坐沙发?”
  
  他在这对着空气念念叨叨,身边稀稀落落有人经过,却也没有人对他投以诧异眼神,这个城市与地下黑手党里的怪事太多了,也不差这位天天坐沙发的人身上一桩。
  
  【叮!宿主确定要和系统谈人生?】
  
  张佳乐脸一点点绿了起来,他想起自打进了这个该死的世界后遇到的一切糟心事,十有八九都是这系统坑的。他失去了谈人生的兴趣,翻了个白眼,伸手拂散那行欠揍的空中文字,抱着垫子攥着枪往旁滚了两周,自从他静静接受了“不攻略成功就回不去”这一设定后,一颗心脏倒是越来越强大了,不就是一个看心情折腾人的上司和一帮在冷艳女杀手与娇俏小秘书间无缝衔接自由切换的同事么,又不是天崩地裂。
  
  “随遇而安”是张佳乐词典里最特殊的一个词语,他这人不怕天不怕地,以往总将一腔拼劲藏在有几分忧郁的外表之下,如今换了具躯壳,他也像卸去了桎梏和伪装。他这身份平凡,吊儿郎当露出的一手枪术在那人刀前也权当是点缀,看上去渺小得很,但周遭风浪越大他却越平静,宛若被疾风骤雨所将将压塌的苇草,脆弱却坚韧,世道大浪可撼宇内,却动不得他半寸心思。
  
  要审问就任你问,要杀敌就扣动扳机,要我日日坐沙发当这写字楼的看门木偶就坐罢,他是想争点什么,但从来不是不听理智行事的人。
  
  但他这只伸出去挥散空中文字的手收回时却猛地一滞,他掌边的空气如沸水般咕嘟嘟冒起了泡,现出一行新的字符来,与他插科打诨的系统原先用的是最平凡的白色字体,此时他一瞥之下竟看到一团鲜红,一眼扫去十分瘆人。但他根本无暇细看那行字到底是什么,尖锐哨声在脑海深处响起,震得他往身后柔软靠垫里一倒,随着似乎在催促什么而陡然拔高调子的哨音,他直觉嗅到了些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借倒下之力反肘往沙发里一撞,匆匆向旁一挺身,噗地一声轻巧匍匐至地。
  
  甫一落至地面便听离得不远的大门处传来哗啦啦一阵响声,有人似嫌推门麻烦,直接撞碎了大门与两侧的玻璃,他握了握掌里一双枪械,黄铜枪管未被他手掌熨得温热,在一片哨音连响与爆裂声里透着点冰凉。张佳乐缓缓笼了掌心,一直放松的神经骤然绷紧,他那一肘用了大力,直贯柔软靠垫撞在硬质板上,此时褪去了一时热血,点点滴滴钝痛就顺着肘尖攀爬上臂膀。
  
  他双手持枪,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去安抚那一点疼痛,只低低吐了口气——这是他完全未凭借系统的“心想事成”做出的一系列动作。说来也奇怪,不知是系统临时调高武力值的残存,还是他这具身体本身的本能反应,刚才一连串做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在极度喧嚣后四周又忽然静了下来,张佳乐换了个仰躺的姿势看向二楼,他此时脑里嗡嗡作响,但听力却出奇地好——大门玻璃碎裂之声在这并不喧嚣的楼内不啻于一声平地惊雷,二楼最末紧闭着的会议室轰然打开,抱着文件踩着高跟鞋行走在廊上的秘书们将一沓钉好的纸页向最近的桌上单手一抛,最角落里有拖开座椅挪动重物的声音,随后咔咔连响,那是他张佳乐再熟悉不过的上膛声。
  
  卧槽这群疯子是要从二楼向下倾泻子弹么?张佳乐再不敢仰躺于地上,他随手将两把枪往黑皮箱里一塞,反手直接盖上向旁一拖,以整个沙发为掩体往旁矮身闪开,却在一起身时与踏进门的人眼神相触。
  
  充满了恶趣味的系统还不忘在此时给他放了个超级玛丽通关的音效,这种神展开裹神展开的剧情,就算他反应再快此时也只能僵在了原地。与他眼神相撞的是个青年,看上去比孙哲平要年轻几岁,看人时眼神微抬,倨傲得像开刃的锋芒,肩上披着件深灰色大衣。
  
  但暗色大衣一点都压不住他的狂气,那人双手原先分在身旁,拢在肩披的大衣之下,方一踏进门时看的是二楼,此时却转头看了提着箱子的张佳乐,挑了下眉,竟像多了几分兴趣般环手于胸前,他戴着露指的皮手套,单掌举起,止了身后人的躁动,目光落在张佳乐刚才因翻翻滚滚好多次揉皱的衣角上,“出现在黑手党孙哲平的楼里,却能安安稳稳坐在大厅沙发上喝咖啡?”
  
  青年的响指声在空中啪地落下,他身后站出一排人,腰间别着枪与弹夹,一溜黑洞洞的枪口齐齐指向了站在沙发后的张佳乐。青年恢复到了环手之姿,隔着不远冷冷问他,“你是什么人?”
  
  【叮!系统提示,面前这位是“呼啸”首领唐昊,宿主请注意言辞。】
  
  张佳乐的皮箱被他半举着掩在沙发后,心里已经再一次把系统拖出来扎小人,此时他拎着皮箱,感觉像怀里揣了个烫手山芋。他不需要系统提示也知道面前这位是呼啸的唐昊,他看上去一位杀伐果断性情如火的青年……他把手中提的箱子往沙发下又放了一点。
  
  他看上去这样子实在不像什么劲敌,唐昊也失了兴趣,一齐指着他的枪口随着那人转身抬向二楼瞄准,唐昊抬眼望向二楼,话语里满是强行压抑在死水下的火气,“孙哲平,敢抢敢认,出来。”
  
  “持有赃物之人”张佳乐再垂了垂手,眼神飘忽地向另一边望去——人家杀上门来要枪,枪却离他只有两米之遥。

评论(12)
热度(61)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