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启奏,无事蹦迪,天天牙疼,嗨到三更。
喻黄,太宰治,白起重症患者。

封面来自 @息澈

【双花】刀丛情诗 番外 他们的琐事

正文已完结,赏脸戳tag,传送门在下
前情 chapter.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Cp:双花,游戏实况解说Up主X低调网络写手

=写在前面=

  在别人眼里,他们足迹所到之处光芒万丈,一斗室一键盘一话筒一鼠标便是方寸世界的王,从血肉横飞的僵尸战场一路奔跑到杀机四伏的寻龙之地。但这一切的背后除了汗水与天赋,还有对于这行的不舍。
  在别人眼里,他们笔下的大千世界光鲜靓丽,笔下人物熠熠生辉,一举手一投足牵动无数人的目光,但这一切的背后除了磨练以外,还是磨练。
  他们的名字叫实况解说,而他们的名字叫职业写手。
  一个分享行为,一个展示心路,拥有千锤百炼造就的大心脏,我们都无需太多人陪伴,但一个人寂寞地走久了,还是偶尔回头看看这个世界的。
=================================================================
正好最近作为原有激发灵感的刺客信条出了电影,和人约了想看……数学考太差想炒个冷饭报复社会,结果越炒越虐狗,写了一话狗粮差点气cry
=================================================================
        孙哲平自梦中醒来,看着被拉开了半扇的窗帘与透进来的天光,向身旁床上一摸——果然没人。他叹了口气,闲闲起身,路过餐桌时看到张佳乐贴的一张便条,揉着太阳穴将它摘了下来,回过身随手往冰箱上一拍,语声不咸不淡,却带了点杀气,“第二十九次。”

        继那日青年迟疑着和他说出那句“我们……试试”后,他们已经在一起许多个年头了,那所谓“试一试”一直延续到现在,彼此就像齿轮啮合时那样严丝合缝。

         张佳乐以那本技惊四座的新文一举摘得文学网站的年度最佳作品桂冠。由于此书架构于GHOST ARMY这游戏之上,敏锐的游戏官方自然没有错过这一良机,嗅到机会味道的他们一掷千金向文学网站购下了此书的改编拍摄权,浩浩荡荡开始了游戏同名电影宣传。

        张佳乐每天摊了个笔记本电脑趴在床上看片方人员发来的演员试妆照,那电影对外宣称是“捧出良心的世纪大制作”,自然也会尊重作者意见。孙哲平伸着腿抱着手机坐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实况UP主群里插科打诨。

        张佳乐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腿,指着电脑屏幕上一张光鲜亮丽的面孔,青年擦了黑粉横叼墨镜,指上扣了把枪,张佳乐斜着眼问孙哲平,“你觉得这位怎么样?”

        孙哲平抬起头飞快瞟了一眼,埋头噼里啪啦地打字,在群里挤兑了一顿黄少天,接着慢悠悠地道,“轮廓太娘,黑粉都盖不住。”

        “那这位呢?”张佳乐挪动鼠标点开了另一位女演员的照片,一看之下就笑出了声,锤着被子兴奋道,“这位是国际影后啊。”

        他这两年手揽不少奖项,整个人眉梢眼角都笼了自信,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偶尔会挣扎苦痛小心翼翼的写手了,他一笔将自己送上王座,此后的每一篇文都未失水准。以往的转型瓶颈也并不曾出现在他身上,和所有一战成名的封神作者不同,他从来没有复制过自己旧文的模式,反而不吝去尝试新的设定。究其缘由,或许是他受到了身侧这人的影响。

        孙哲平这人的心太大太狂,可偏偏就有这么一腔足够燃天的火,狂得理直气壮。

        在张佳乐无声而又饱含期待的眼神里,孙哲平终于舍得放下手机扯过屏幕看了一眼,目光在屏幕上少女影后的面庞上兜转了一圈,“这个不错。”

        “难得听你肯定一个人……”张佳乐抱着被子喃喃道。

         孙哲平将他从堆叠如小山的被子里挖了出来,看着他分明眼皮在打架却仍然强撑着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他乱蓬蓬的发,从床头柜上摸了杯柠檬水下来,慢悠悠解释道,“这位之前来看过百花的比赛……”他顿了顿,“约莫好几年之前了。”

        张佳乐眼睛“叮”地冒着光睁大,“难道那些明星来的时候就不会有伪装吗,这么好认?”

        孙哲平端着水在发呆,片刻后他转过头,以一种平静如死水的语气道,“有啊,戴了两重帽子,披着长发,身旁三个黑超保镖三个女助理一个打伞高富帅。”然后他悠然起身去厨房,扔下呆愣在原地的张佳乐,“就是伪装太高调了所以才记得住她,真人长什么样倒没感觉,如果你好奇,不如去公司或者片场看看?”

        张佳乐保持着一种风中凌乱的姿势许久,然后恍然大悟,右拳一击左手掌心。孙哲平那日欺负完黄少天心情舒坦,图一时愉悦随口丢下了句话,结果却在无形中为张佳乐提供了一条思路。

        自此以后张佳乐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偷偷摸摸去一趟片场,得亏了他生了副明朗轮廓,又上了不少采访,片场场务与工作人员认得他,否则以他那包得里三层外三层宛若春运返乡的醒目模样早在线外五米就被拦住了。

        只是每次孙哲平醒来后往床边一拍都没有人,心里多少总觉得十分不舒服。但他憋在心里的一口气从来不对着张佳乐发,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兢兢业业蹲他直播的粉丝都发觉到这位大神心情似乎不太好——可以亲手用刀捅死的角色不留到炸弹引爆,可以毁掉的道路桥梁也不留全尸,所到之处三光政策,连道旁树上藏着的鸟窝都不落下。

        “啧啧啧啧。”和他同一队直播的另一位UP主黄少天对着麦咋舌,每一个音都放大到极致,“你们大大的脾气……真难惯。”

        孙哲平键盘一搓,操作视角的鼠标挪了寸位,原本握在手中的重剑被交付于另一边,右手迎风一晃,摸出了个手雷。他对着黄少天的角色一扬手,手雷骨碌碌地滚出,撩了个刁钻的弧度滚到他脚边。

         黄少天正举着光剑对着路边几个小混混,猝不及防被来自脚下的气浪一掀,一时惊愕之下连受身操作都忘记了,保持着僵直的姿势飞上了天。直播间里粉丝大片大片地刷花,拍掌与笑哭的表情刷满了屏幕。

         “这人真的太不要脸了真的……”黄少天连声音里都多了几分狼狈,“居然学了弹药专家的技能。”

        孙哲平一推键盘,趁着他还没解除僵直状态,一剑当头罩下,语声不咸不淡,“你也行啊。”他这种半暴走的状态每隔几天就会发生一次,黄少天也已经习惯到麻木了,与其炸毛争辩不如面瘫应对,粉丝们也乐见其成,看大神们和凡人一样闹哄哄打成一团正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

         张佳乐每次出门都会在餐桌上贴上个便签,孙哲平起床后就会把它们转移到冰箱上,眼见得冰箱上花花绿绿贴了一排。孙哲平还给那堆便签标了号,只看数量不看内容,而今天贴的这张正好是第二十九张。

        他半沉着脸从冰箱里摸出了半盒果汁,踩着拖鞋到厨房给自己烙了张饼。身后门咚地一响,像是有人直接上脚踹开了门,孙哲平叼着饼回头一看,就见张佳乐裹着围巾,拎着一袋东西步履艰难地从门外挤了进来。

         “你不是说你跑片场去了?”孙哲平目瞪口呆,三两下将白面饼往嘴里一塞,大步流星过去拎购物袋。

         张佳乐揉着肩膀,他这人天天写作,肩肘难免便有些僵硬疼痛,背着一袋东西在冷风里走了半天,只觉得全身血液都被冻住了。他挑了挑眉,跟着走到厨房,打开购物袋将琳琅满目的东西倾倒在水槽里,“我什么时候跑片场去了?我贴的条是说我去买菜了啊。”

         孙哲平沉默地端着果汁杯,转过头看了看冰箱上贴得凌乱的便签,决定转移这个话题,看着张佳乐在水槽里挑挑捡捡,将生鲜活虾倒进盆里。孙哲平咳了一声,“怎么忽然想起买这么多东西了?”

        张佳乐正从灶台旁掏出一把德国菜刀,面不改色地手起刀落分解大白菜,用刀手法堪比孙哲平在游戏里砍瓜切菜般应付对手。孙哲平忽然有些恍惚,他想起了自己前几天冷不丁丢出的那个手雷,又看着面前手握菜刀动作流畅的人。

         这大概就是生活久了,连惯用重剑的犀利大神也能随手丢手雷,连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宅男作家都能下厨的传奇了吧。

         孙哲平端着杯子默默又站远了点,张佳乐垂着头落刀干脆,咚咚咚地在案板上斩排骨,末了忽然反应过来有人在问话,拎着刀转过身,“你说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件事?”他挥着手,“每天都应该庆祝啊。” 

        他们的相遇太过传奇,就像是冥冥之中有神随手一划牵了线在腕上,而他们只需摸着那线一路寻找,在时光尽头携手便罢。

        而日常相处柴米油盐皆是琐碎小事,再琐碎的事和你一起做都是那么严肃正经,就像是轻轻巧巧一步便踏了这辈子。 

        那日张佳乐炖了黄豆排骨,烧了一大盆红烧肉,心情大好时还哼着歌为孙哲平起油锅炸了天妇罗。早就泡开的豆粒在沸滚的汤里上下扑腾,他挑的软排里还裹了一点肥腴,汤一滚便开了点油花,隐隐约约透了些黄豆的清甜。肥瘦得当的五花肉在火上燎过肉皮刮洗干净,切成大块排进砂锅,开了老酒和着酱料香叶一起倒进,沸锅后开小火慢炖。 

        都不是什么难事,可他原先是宁可吃泡面也不愿意下楼买外卖的人,此时却愿意撸起袖在厨房烟火里闷得大汗淋漓。

        孙哲平喝尽最后一口果汁,将空了的玻璃杯贴在脸上,倚在门旁看他下厨,张佳乐回过头瞥他一眼,冲他扬了扬手上的虾,“来挑虾线。” 

         那顿饭吃到最后剩了一块红烧肉,谁都不肯先下筷,最后张佳乐一挥手抄起餐刀量着尺寸分成了一半。洗了碗后张佳乐猫进书房写起了更新,孙哲平接过他的笔记本凑合着坐在大厅沙发上开直播,他今天中午心情大好,挑了个日光最明媚的时候开恐怖游戏直播。

        粉丝们争先恐后地赶来想看这位主播被游戏里猝不及防弹出的满脸是血的女鬼吓得尖叫,却发现这人一路语带笑意且走且杀,抱着丢了头洋娃娃的小姑娘被他一剑逼开,挂在半空中的贞子他也轻描淡写地拨开,甚至在看到水鬼时还能笑出声来。

        【当前】夜雨声烦:比鬼更可怕的是大神的笑

          张佳乐出来冲了杯奶茶,悄无声息地逼近正戴着耳机杀得正欢的孙哲平,冷不丁瞧见突然扑出来的一条白色人影,“噗”地喷了一笔记本屏幕。

        那日所有窥屏的观众们都听到了足以穿透耳膜的高分贝惨叫,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八成是主播大神的背景音,但仔细分辨一下内容……似乎又不像是被游戏吓到,“卧槽我的电脑!”

        后来,鲜少在直播时说话的再睡一夏评价这一天这一件道,“好一口毒奶。”

        嬉笑怒骂人间烟火,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成名之人的相处故事,可这也偏偏是个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故事。他们双双褪去在外的荣光做一对插科打诨的伴侣,过着有些烦琐但从不乏味的日子。

        这就最好了。

评论(18)
热度(120)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