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启奏,无事蹦迪,天天牙疼,嗨到三更。
喻黄,太宰治,白起重症患者。

封面来自 @息澈

【双花】福不单行 Chapter.06

排雷:双花系统文,黑手党paro

如果雷,请退出,请退出,请退出!拒绝挂拒绝槽设定,不要和脑洞一般见识

前情回顾:Chapter.01 02 03 04 05

↑去大学报道后可能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编目录啦大家谅解TUT

============================================================ 

最近事情好多心情真的超级差……搬家忙的头晕目眩还时不时遇上奇葩逻辑的人和事呜呜呜

啊这章没有神转折,但是有神效率刷好感度……眼见得第一个副本就现端倪啦

大学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写文【x

============================================================ 

卷一 黑帮也要按照基本法

Chapter.06
  
  这厢张佳乐绞尽脑汁在思考如何含糊其辞地回答孙哲平的提问,那厢那人杀气不减,看着还是一副威压四方的样,但却不再看向张佳乐。孙哲平目光闪了闪,转向身侧,废弃的工厂一片冷清,空的油桶在废铁架旁堆成小山,微弱的灯光从二楼倾泻而下,他俩推开门走进这一方无人踏足的地界,白光中隐隐约约可见足步所下扬起的簌簌微尘。
  
  他在这个城市里待了很久,自然知道作为召唤师的诸多秘辛——不像影视作品里那样手持法杖和亡灵之书等待随时吟唱咒语,由于他们精通术法而不擅贴身短打。在漫长的岁月里召唤师被磨练出不逊特殊人才的防追踪手法,也学会了用各种方式来祸水东引让人找不到自己,有时他们甚至会披上白狩衣戴上立乌帽来掩藏自己,指尖一搓一洒抛下纸符伪装成式神。
  
  但无论他们怎么伪装,召唤师的替身傀儡仍旧是替身傀儡,魔界之花也永远那样好认……孙哲平对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又望了一眼,停顿在抱头沉思的张佳乐身上,锐利的眸光滞了一瞬,亮了三分。
  
  清洗中因一时兴起而顺手留下的少年倒是有好眼力,将魔界之花用于缠绕的藤蔓藏在门缝里,这召唤师不知道是哪位教出来的,手段偷偷摸摸常人难以发觉。而且看他神色像是对危机有着本能直觉,孙哲平“啧”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张佳乐的肩头,“不说了,有人。”
  
  他无意之间竟是给自己留了个好帮手,而他也不想过多追问眼前少年的一切,张佳乐的过去只是他的过去,如果给自己造成了阻障,斩破就好了——包括他种种看上去有些诡异的行为,令人惊讶的好身手,以及偶尔的愣神。
  
  “啊?有人?什么人?”张佳乐被这一掌拍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这人又想出了什么损招,出自对不靠谱系统的忿忿和内心深处看到孙哲平有几分怂的劲儿,他本能地一缩肩膀,却没能躲成,被孙哲平往后一掰,身形晃了几下抓着手边空油桶才稳住。
  
  “你躲什么?”孙哲平哑然。他侧对张佳乐,反手持刀,刀刃恰贴在背上,是一个可攻可守的姿势,翻腕拧身便能环劈一周,刀锋沿纹路收窄,颈侧露出一截刃光,和着他这句问话倏然一闪,如雪原上亮出獠牙的狼。
  
  张佳乐低头看了看二人所在位置,回想起刚才他不假思索伸出手将他向后一掰的动作,目瞪口呆地伸出一根手指哆嗦着指孙哲平,“系统,你家攻略对象是不是错乱了……”
  
  刚刚还被他噎出省略号的系统似乎还在气头上,只懒洋洋敲出了一个符号来回应他,还将颜色调成了令人惊悚的黑白渐变,“?”
  
  张佳乐揉着眼睛再次确认二人的位置,以孙哲平双眼所对的警戒方向来看,他还落后了自家boss一步,“是个黑手党都知道有什么事应该让小弟冲在最前头吧,怎么到这就成了大佬提刀上阵了?”他斩钉截铁,“别家教父都是在幕后运筹帷幄的,看着前头血花四溅说不定还得佐根雪茄……”
  
  他的吐槽才进行到一半,就被骤然加亮的光险些刺瞎了双目。原先从二楼流泻出的微弱光芒像被无形之手聚拢成束,有形有质的光束一寸寸龟裂,在某个临界点炸开。眩目白光中似有活物“呜”地呼啸而上,张佳乐手指一动,下意识将系统给的道具面板调开放置在手边。
  
  然后他“呸”地唾弃了自己一声——一柄还在别人手上的短刀,几片已经被烧去的纸人,还有一把信号枪,这并没有什么用。
  
  白光渐渐转淡,他以手搭额,睁开了眯成一线的双眼,有腥气自鼻端不远处而来,他张开的眼正好与一双圆瞳对上,消散的最后点点白光在面前这只走兽脊上一滚而过。那兽弓起腰背,泛着腥气的长牙间涎水滴滴答答落下,转头呼地一扑上来,动作快得只能看到瞬息之间划过的弧形轨迹。
  
  【叮!系统提示,宿主有生命危险!】
  
  “卧槽这要你提示?!”张佳乐爆了句粗转身就欲躲开。面前这玩意儿可不是什么异世界才有的设定,就算他再没有眼力他也认得出来啊,如果他连狼都认不出来那这么多年动物世界真是白看了。
  
  但那匹狼最终还是没能扑上来,孙哲平一直颔首站着,走兽自他身后掠过,他只反手一刀,锋锐的刃擦过咬合的齿,直劈至底,刀尖与齿缝相抵发出令人牙酸的尖锐摩擦声。他转过手肘,借刀势横削,如生铁划败革,一线刀锋没入白狼颈后的毛皮,角度逼仄得不见一点血。
  
  “这人的武力指数到底是多少啊简直爆表了……”张佳乐觉得自己亲眼见证了一场近似于徒手撕高达的肉搏战,也不躲闪就这么直愣愣站在原地发呆。
  
  【叮!孙哲平的武力值:S。】
  
  张佳乐被金灿灿的一个字母迎面击倒,看着孙哲平脱下风衣裹着刀柄,手腕一动,刀锋和着大团喷溅出的鲜血被生生拔出,白狼一声长啸压在喉间,呜咽了几口气便一头栽倒。孙哲平单手拎着厚重的大衣往地上一扔,身上不沾分毫血迹。
  
  【叮!系统友情提示:攻略目标有意外情况发生。】
  
  张佳乐兀自沉浸在孙哲平惊艳一刀之中,被尖锐的系统式蜂鸣不要命般叫醒,恍惚了三秒才反应过来系统这次的措辞不太对劲。
  
  以往系统都会直截了当地提示“目标有生命危险”或是“触发了随机任务”,照着这系统一贯的强买强卖德行,它一般会定死剧情轨迹,这回居然用了“意外情况”这样的措辞……张佳乐眼睛一亮——难道是送上门的免费好感度?
  
  他环视四周想找找有没有像RPG游戏里那样藏着绝世珍宝的宝盒,孙哲平正低着眉拭去刀上血珠,张佳乐转头极快,不敢过多在孙哲平身上停留免得他又生疑心。他转了一圈,又是一圈,映入眼帘的全是色调单一的油桶,摇了摇头正想腹诽系统一顿,余光却瞥见一蓬黑影如飞鸟般掠过。
  
  他一扫还在一边低首擦刀的孙哲平,那蓬一掠而过的黯淡黑影在他眼中宛若金光熠熠的大礼包。他猛地挺身,一拍正好放在面前的道具面板,咔哒一声轻响信号枪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他手中,张佳乐娴熟地一抹将信号弹上膛,还不忘抽空调侃了系统一句,“这回还想着给我送系统礼包了?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信号弹也一样能射中物体。”
  
  系统并未答复,只在他枪口张开一方结界,银灰的面板上跳跃着风速、弹道弧度、空气湿度等参数。这无疑是系统给他的最好辅助,可张佳乐却漫不经心地拍了拍结界,唇角扬起一抹弧度,“收了收了。”
  
  他吹了吹枪口,眼里神采明亮如被揉碎的一泓星河,“在军训实靶射击,我可是上手把把红心的人。”
  
  结界在他一拍之下无声散开,在空中消弭成铁灰色的齑粉,张佳乐随意抬手,眼神一瞄,看着那蓬从二楼闪出的黑影扣动扳机。
  
  小半个厂房里充斥着信号弹崩裂开时散出的绯红色硝烟,黑影被子弹炸开的星火晃了个正着,不弱的冲击力逼得它后撤了一米有余,重新埋回了黑暗里。这信号弹不知填充的什么材质,炸成硝烟后飘散在空中的碎屑还带着流火,一时光芒璀璨,原先灯光找不到的角落被尽数映亮。
  
  孙哲平手上的动作一顿,好似被这出意料之外的闹剧所吸引,一抬眼便直面在红色烟气与白色星火中的那丛黑影,他拭刀的手未停,只向上一抬,刀锋划出一道罡气。他对于战斗简直拥有与生俱来的本能,踏着堆叠的油桶一搭铁栏杆直接窜上了二楼。
  
  张佳乐只能全程瞠目结舌地欣赏他穿梭在光影里的刀气,转头问系统,“你说好的意外惊喜,难道是看S级打怪?”
  
  那方孙哲平刀气堪堪触上黑影便觉手下不对,在他寒芒所指之处黑影倏地瘪了下去,一阵疾风自下而上斜飞卷起,黑影如茧般破裂,有什么借着四下纵横交织的黑气红烟扶风向上腾空。孙哲平收了刀在半空中一捞,黑着脸扯碎了最后一张纸片人。
  
  然后他打量了几秒四周尚未消散的光影,倚在废弃工厂的二楼扶栏上,支着下巴,瞳孔里那点晶蓝色因为兴奋显得愈发淡了,他微抬下巴,“刚才那枪,很好。”他若有所思地弹了弹刀刃,听掌中怆然龙吟,轻笑道,“不如……和我搭档?”
  
  【叮!系统提示:孙哲平对你的好感度+1。当前好感度:3。】
  
  张佳乐按捺住自己仰天长啸的喜悦之感,伸手抚了抚脸才让自己的嘴角停止抽搐,他将信号枪转了个圈倒握在掌中,反复提醒自己“注意设定注意剧情”,冲那位站在二楼的青年一躬身,“我一直是您的搭档。”
  
  孙哲平微微挑眉,有些不太耐烦,重复了一遍,“我说的不是招招手就能来一堆的下属,我说的是搭档。”他一指握在张佳乐手中的信号枪,“你是天生的弹药专家。”
  
  他有惊艳一刀,他有惑人一枪。
  
  【叮!系统提示:支线任务“夜行”已完成,奖励好感度1。当前好感度:4。胜利在望!】
  
  【叮!系统提示:宿主的称号“繁花血景”已开启。】

评论(24)
热度(54)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