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丫子去追the shy了
官宣一下我家绑定排版@会者定离

封面来自 @沈徽光

【双花】枪口生花 03.日出

前情回顾: 01.子夜 02.平旦

你们不会想到为了发个文坐在这台老爷机面前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的我心情是多么的难过……过年真的好无聊啊不想写作业伐开心脸

龙族paro,没看过龙族也不太影响~

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晚来的祝福~昨天喻队生日,今年没写喻黄对不起他,来年送他大礼包XD

============================================================

chapter.03 日出

  水下暗流丛生,像一把柔软的刀缓缓绞作无形的大网,张佳乐放松四肢任凭身体向下沉去。黑暗里他的眼瞳微微一亮,嗡地燃起黄金般炽热的颜色,在爆血后本来不太擅长游泳的他在水下如履平地。张佳乐回首望了望,眼神有些晦暗。
   
   这大概是孙哲平教会他的为数不多还能用的东西了吧,以往孙哲平一直是在前方大开大合冲锋陷阵的那一个,自己在旁掠阵配合……张佳乐勾起唇角——真蠢,那时候,怎么就没想着再多和你并肩几秒呢。
   
   身边一群银鱼穿梭过海水中漂浮游荡的海草,身上鳞片骤然一亮,张佳乐向旁一个侧身翻了开去,忽然感到手指一痛。他身为一个枪手,手指的触觉连接着一切,条件反射地一缩,眼光顺势向下递去。
   
   海水中鱼群不知何时已经散开,围在他四面八方,他手掌前有一只银鱼堪堪游开,擦过他的指际,轻而易举地将一蓬海草撕扯成了碎片。
   
   这鱼……他皱了皱眉: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记忆里,也是一样的海草与一样的鱼,银鳞金翅,鱼脊背上生刺,满嘴细小的尖牙,被咬在手上立马撕出密密麻麻的血洞。张佳乐记得那时候他刚进卡塞尔学院,被炼金考古系的神经病教授派去实习,到了实习地方才发现那是个水下陵墓。手捧《鬼吹灯》、金发碧眼的外国学长看到他时兴奋地吹了个口哨,“太好了,中国人都是懂风水的。”
   
   然后张佳乐面无表情地夺过他手中的炸药,计算埋线放雷管引爆,带着一副水肺,将学院改造过的自动手枪往腰间一别,直接往炸开的墓门里跳。他被教授坑了一把,心里一股无名业火,全程插雷管放炸药的姿势专业得宛若教科书典范,动作熟练得像个杀神。
   
   外国学长一副脱线样,揪着他一脸心疼,似乎不忍心看到这位有些忧郁的学弟就这样葬身水底,纠结了一下把《鬼吹灯》放进他手里,“要不……你算算?”
   
   “不了。”张佳乐挤出个笑容,看着黑黢黢的水下,为自己悬在半空中的学分叹了口气。
   
   哗啦一声,旁边却有人比他先纵身下水,那人姿势低调却无声张扬。张佳乐略一迟疑,水面上荡开一圈涟漪,那人冒出头来摘下护目镜疑惑地看了张佳乐一眼,“不走?”
   
   然后他似乎也并不在乎这个问题的答案,抛下这句话后转头下潜,他身影下落的速度似乎快得惊人,张佳乐转首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学长,却见那名专注研究风水的玄学爱好者正低着头咬笔杆看书,低声向张佳乐抱怨,“我觉得你们中国人怎么都这么拼呢?”
   
   张佳乐直接站在船沿一个翻身利落下水,不再和他废话。他毕竟是第一次潜水后进入墓室,寒凉的水直接漫上顶心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他微微吐出口气,伸手扶住旁边被炸药炸得支离破碎的墓墙,顺着石头的纹理摸索着前进。
   
   但他却摸到了另一种东西——刻痕,交错在石壁上,有些更深的痕迹里还长着黏滑的苔藓,但有些却像是新嵌上去的。张佳乐反手握枪,在水中能卸去一部分枪的后坐力,但同时也暂缓了子弹速度,他不太想这么快和人真刀真枪碰上。
   
   但他并没有紧绷太久,沿着刻痕一路向前便是甬道,甬道尽头只有一间墓室,这座看上去复杂错综的大墓内里寒酸得却像个奴仆居住的地方。
   
   墓室居然是亮着的,地上石板刻着封印妖邪的五芒星,每道星芒正中都嵌着明珠,照亮了墓室正中那具棺椁。但棺椁好像已经被人打开过,棺盖横放在一边,刷着金漆的阴沉木已被海水严重腐蚀,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棺内空无一物。
   
   棺椁旁盘腿坐着一个人,背后背了把重剑,两掌宽,一侧还带有锯齿状锋刃,明显就不是个小孩子过家家的产物。张佳乐想了想那人非同一般的下潜速度和刻在墙上的痕迹,目光闪了闪。那人一身贴身潜水衣,只看得到黑色包裹的宽肩窄背和遮挡不住的流畅的肌肉线条,他看上去心情不太好,随意拍着身边价值千万的阴沉木棺材,像个主人般招呼晚来一步的张佳乐,手掌上下翻飞,“哎,你来了,教授要的棺材在这儿,你扛回去吧。”
   
   张佳乐后来怀念时不禁感叹,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张扬恣意的人,孙哲平。但那时张佳乐额角青筋一跳,努力忍住不去拔枪的冲动,没带好气地比着手语,“你是?”
   
   那人一笑,还没回答,忽地脸色一变,刹那张佳乐只觉身周水流一阵乱涌,那人反手解开束缚住重剑的搭扣,一蹬脚下木板向他斜劈过来。
   
   张佳乐往旁一让,子弹咔哒上膛,他这次出来没想过要屠杀什么东西,带的是最扑通的麻醉弹,要防卫并造成伤害必须离得更近,才能精准地伤到对手。他想都不想端起枪,向前一步,直接抵在对方的颈窝里。
   
   一声闷响,有一蓬小血花在张佳乐脑后炸开,他斜目看去,那人施施然缩腕,笨拙的重剑在他手中轻若无物。剑尖串着一只银鳞鱼,张开的嘴里满是细小的尖牙。那人皱着眉,护目镜遮住了他的眼神,他横过剑柄敲了敲枪,唇角微扬。
   
   张佳乐看着这鱼满嘴利牙才明白自己闹了个乌龙,讪讪放开枪,刚关好保险,那人猛地凑上来直接一肘子把他拽近身边,一蹬脚下棺椁,两个人一起向上浮去。
   
   他身上背负重剑太过累赘,干脆直接反手一把扎进阴沉木棺材里,张佳乐在水里被连续好几个翻身弄得晕头转向,猛地浮出水面后他抓着最近的可依附之物喘了口气,咳出了好些水,然后恨恨地抹着脸摘下护目镜。
   
   他一抬头,撞进面前青年的棕瞳里,那人不知哪来的精力,在水中带着个人还来去自由,见张佳乐一回过神就对自己翻白眼,那人噗嗤笑了,伸出手去揉张佳乐湿漉漉的头发,“哎,我叫孙哲平,你很不错,我们搭档吧。”
   
   而后张佳乐和孙哲平熟稔起来后,一起找机会狠狠整了坑人的教授一顿,有一天张佳乐端着饭碗随口问孙哲平,“哎,你说那个棺材里原先放的是什么啊?”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收起了嬉闹的神色,头一次有些慎人,他往张佳乐那儿递了份菜碟,然后吐了口气,以平缓的语气道,“次代的龙王。”
   
   “哈哈哈哈哈你不想说也不用瞎编啊,四大君主下的小龙王吗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笑着去拍他。
   
   而他现在又在水下,孙哲平消失在这片区域里再也找不回来,他就在水下看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银鳞鱼。张佳乐缓缓抬起单手,将自动手枪别回腰间,他指缝里藏着学院装备部神经病配发的微型水雷,而他现在心情极差,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
   
   张佳乐环顾四周,然后往自己身下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却忽然停住了所有动作。他身周银鳞鱼围绕成密网,但他一手空抬久久不发。
   
   他脚下远处的水里,空悬着一具棺椁,阴沉木金漆,没有棺盖,棺椁上插着一把重剑。
   
   一切宛若当年。张佳乐握了握拳,能轻易造出违背逻辑的存在,能将人代入幻想的境界里,除了龙王制造的尼伯龙根,其他别无可能。
   
   棺椁下方有什么东西霍然开眼,水底亮如白昼。

评论(12)
热度(55)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