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丫子去追the shy了
官宣一下我家绑定排版@会者定离

封面来自 @沈徽光

【双花】枪口生花 02.平旦

前情回顾: 01.子夜

龙族paro,其实没看过也没关系,很好懂

这集出现酱油,小戴+于锋+邹远!

大家好这里是过几天要去火车站体验春运志愿者的大山【吐血脸

我觉得我作业大概只做得完一科……实在是太多了……春节梦一百要出活动,这文打算飞快完结,我觉得自己肝力不大够用。

总之感觉很久没写文了手很生,大家随便看看吧好吗,别嫌弃我答应我!!【我去看新网王了世界再见,booooooom!

#答应我别把这个梗叫作张佳乐追夫好吗不是!#

============================================================

02.平旦
  
  卡塞尔学院最角落里,年久失修的阁楼落满灰尘,一群少年蹑手蹑脚地解开缠在锁上的细铁链,为首的人被空气中激起的微尘呛得打了个喷嚏,身后人横出一掌直接捂着他的嘴,低声道,“看到了没邹远!这儿没住人!”
  
  “不应该啊……”前面的人发出沉闷的声音,然后他挺了挺腰板,“校长吩咐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
  
  最旁边一脸正经手持手电的姑娘瞟了他俩一眼,她下颏尖尖,眉尾修成了圆润弧度,一瞟之下眼神流转,“校长叫你来这找人?”
  
  邹远嘴还被捂着,头点如啄米,捂着他嘴的那人看上去极为头疼,收回手往他脑袋上一敲,“你又不是不知道校长是个斯文流氓!”
  
  “校长说住在这的是个脾气很好的学长……”邹远嘀咕了一句。
  
  戴妍琦把手电筒往松了手的于锋手里一塞,活动了下筋骨,淡淡道,“看这有没有人,简单的事。”
  
  邹远愣了愣,然后猛扑上来,连滚带爬地想阻止她,“校长还说这学长……”
  
  话音未落,戴妍琦抬起一脚,标准九十度直踹,砰地一声,阁楼门被她直接踹开。她力度之大震得墙壁灰尘簌簌抖落,于锋不动声色地拽着邹远避了开去,后者扑腾了两下,剩下半句话被呛了回去。
  
  戴妍琦拧起眉毛,转过头去,看着楼梯上覆盖的重重灰尘,后退了一步,捂着鼻子,带了三分被戏耍的薄怒,“喂,这儿真没住人啊。”
  
  寂静阁楼之上“咔”地一响,于锋神色一变,猝然伸手将她往旁边一带,戴妍琦愣了愣,只觉一道寒风擦着她脸掠过鬓边,砰地在她身侧木门上穿出了个洞。
  
  “……这学长随身带枪,校方缴不了他的械,要我们注意安全。”邹远一句话才补完。
  
  阁楼上有人倚着窗,阁楼里一片昏暗,他身后大窗中透进些许微光,只镂出他一个剪影,半长的发,干净简单却分明的轮廓,光华一转,他施施然转过身来。一袭翻领大衣幽深如夜色,他手上持着一方白巾,正低眉拭着乌黑的枪管,手法轻得宛若在拥抱情人。
  
  当他抬起头时,再迟钝的人都会发现,有一刹那,他目光失去了焦距,他迈步向前,反手握住枪,偏着头躬身,仿佛在施以礼节,“抱歉,我用的是弗里嘉麻醉子弹,职业病了,无意伤害。”
  
  邹远低声重复了一遍校长的话,“脾气很好的学长……就是随身带枪。”卧槽这听上去怎么听怎么奇葩吧?他清了清嗓子,戒备地看着那人手上的枪,往旁边挪了挪,“学长……”
  
  接下来邹远觉得自己仿佛踩到了什么东西,他脚下传来一阵噼里啪啦清脆的响声,阁楼上那人愣了愣,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向旁边挥了挥,“你叫我张佳乐就好了,哦对了,提醒你一下,你踩到水晶头骨了……”
  
  邹远吓得一个激灵——这不是小时候睡前故事里讲的玛雅人世界末日的十三个水晶头骨吗?他战战兢兢地往旁边一缩,空气中再度扬起了灰尘。
  
  “啊巫尘……”张佳乐一脸恍然大悟,“我就说我怎么找不到了…来驱邪的,之前没有人收就一直放在那儿了,你还是躲开吧。”
  
  邹远一脸欲哭无泪地往后退,阁楼上那人微微俯下身,单指绕着扳机转了一圈,“啪”地握住枪管,看着下面三位一脸抽搐的后辈,叹了口气,“你们还是回去吧……”
  
  “校长说……”邹远张了张嘴。
  
  “校长说叫我别再私自偷学院藏品,截留文件,出任务,否则就扣我学分让我毕不了业。”张佳乐伏靠在栏杆上,懒洋洋地道,“你回去告诉他,我做不到。”
  
  他的语调忽然沉了下去,“我宁可待在这里待个半辈子,免得他回来了,找不到人。”他轻声道,“想想也遭罪,有人拍拍屁股就走了,但等还是要等,该做的事一样都别少做。校长叫我别找了,呵……”他轻哼了一声,“怎么可能?”
  
  这是他张佳乐的人生。
  
  一年多前他尚和孙哲平在一起,那人每天都压抑着躁动的情绪帮二人收拾他们从各路带回的炼金藏品,每每他都坐在楼梯上看孙哲平暴躁起来,丢了一地水晶宝石玛瑙黄金,然后低声骂了几句,又跑回去将东西一样样收好。
  
  一年来他截学院的文件藏品不知被学校下了多少次通牒,气乐了的校长甚至威胁要让执行部来制裁他。他怕什么?他是张佳乐,拼,有所拼。
  
  于锋不动声色地示意邹远和戴妍琦早点撤退,邹远站在原地看着阁楼二层那道身影抓耳挠腮,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前辈你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但是……校长说,一两年前同样的水域又有异动了,叫你如果有兴趣就从阁楼里滚出来。”
  
  几人感觉空气骤然炽热了一秒,张佳乐僵了片刻,然后他转身,迈步,踏进了房间,直接拖出了个包,向楼下三人点了点头算打了招呼,“行,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他站在窗边,回头看了一眼邹远和正走上来的于锋,竟然笑了起来,眼里有了感慨的神色,“真怀念啊……”
  
  然后他一把推开窗,在窗台上一撑手,长腿一伸直接跃下高楼,藏青色大衣在风中一翻,留下身后三人持续目瞪口呆。
  
  “我大概知道……为什么这栋阁楼的门这一年多来从来都没开过了。”戴妍琦扶着额头,只觉得这学院里前辈们真是不走寻常路得吓人。
  
  “是个有故事的人。”于锋望向了大开的窗,叹息道。

  
  
  张佳乐将随身背着的包草草搁在了沙滩上,远方的天蓄着一片乌云,阴霾深沉,正如那日。张佳乐单手一晃,将腰间弹匣里装的子弹一颗颗填进枪中,眼神冷冽,他弹匣上镌刻着金色五芒星,在雾蒙蒙的水汽里微微发亮。
  
  然后他低着头想了想,从背包最底下翻出了一只透明匣子,匣中一颗子弹,弹药正中流动一泓炎光。然后他一挥手,将背包放在一边,包里是张佳乐这一年来从学院那偷也好抢也好连蒙带骗也好,收集来的各种物品,这一颗子弹名为“贤者之石”,甚至能对王级对手造成伤害。
  
  他这次来可不是来送死的,他是要带着人回去的,以孙哲平的性格,就算没路他也会杀出路——他啊,一点都不担心。
  


  张佳乐抬手,手背上同样是纹着金色五芒星,他偏着头端详了一阵翻卷的海水,似乎在与它沉默着对峙,然后他耸了耸肩,嗤笑了一声,“怕你不成?”

评论(16)
热度(56)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