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启奏,无事蹦迪,天天牙疼,嗨到三更。
喻黄,太宰治,白起重症患者。

封面来自 @息澈

【双花】刀丛情诗 chapter.10(完结)

前情 chapter.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Cp:双花,游戏实况解说Up主X低调网络写手

=写在前面=

  在别人眼里,他们足迹所到之处光芒万丈,一斗室一键盘一话筒一鼠标便是方寸世界的王,从血肉横飞的僵尸战场一路奔跑到杀机四伏的寻龙之地。但这一切的背后除了汗水与天赋,还有对于这行的不舍。

  在别人眼里,他们笔下的大千世界光鲜靓丽,笔下人物熠熠生辉,一举手一投足牵动无数人的目光,但这一切的背后除了磨练以外,还是磨练。

  他们的名字叫实况解说,而他们的名字叫职业写手。

  一个分享行为,一个展示心路,拥有千锤百炼造就的大心脏,我们都无需太多人陪伴,但一个人寂寞地走久了,还是偶尔回头看看这个世界的。

=================================================================

本章5500+字,完全可以拆成两章发,但我记得我发chapter.01的时候说了十章内完结,就干脆凑个整数吧……累死我了这写的,一早说了我只是想写个类似童话的宿命论,但还是花了不少时间来铺垫两人的惺惺相惜……最开始定3W字完结,硬生生爆到了3W5!……【拜拜手

都到最后一章了再不留言过了这村没这店儿了啊,赶稿不太容易况且我还有月考,哭唧唧,你们看我一眼呗!!

=================================================================

chapter.10
  张佳乐看着屏幕上那行字,莫名地手足无措了起来,他宅,好在还年轻,家里人没有天天催婚催到他头疼。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想相中个同性,写文的人对人性善恶有着敏锐的直觉,他知道孙哲平并没有恶感,也知道对方选择在此时,此种境地说出这些话来,并不是戏谑与愚弄。孙哲平这人说话就这么个缺点,激动起来太过直白,掏心窝子,妥帖得让你无法拒绝。
  
  可会不会太快了点……张佳乐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他们认识的时间,他皱着眉头直接打开了游戏文的页面——说到底能与孙哲平认识,还不是因为一时兴起想写游戏文吗?现在想想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短短个把月的时间,对有心人应该是足够了。
  
  可他并不想就这样过,他一直觉得按现下的人生轨迹,到了差不多的年龄后,听从长辈的话相亲,几次试探后尝试相处,结婚生子,老来儿孙绕膝,到了临了时再规规矩矩找个风水好的福地长眠,不留遗憾——谁不希望自己的人生顺风顺水,可惜都是做梦罢了。他从没有想过要和孙哲平在一起,在做出选择之前他总是犹豫不决,举棋不定。以后的人生里没有之前想过的许多画面,陌生得……有些可怖。
  
  但他更犹豫的是要不要回复,以他现在的心情,回复十有八九是会发好人卡的,这对孙哲平来说太不良善。都说别人敬你三分,你让他人一寸,戴着个“朋友”的高帽,谁又忍心亲手去伤害他?更何况他孙哲平自揭身份,放下过去,在己看来简直像个孤胆英雄。现在再想想,总算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疏离感,万众为了他的动作欢呼雀跃,而他不卑不亢,立于原地,分明相距不远,却像处在另一个世界。
  
  张佳乐的手指微微颤了起来,这是无论他赶稿到多晚都不曾有过的,身体上的疲劳怎么抵得过内心的纠结?他闭了眼,将自己打出来的一行拒绝言辞尽数删去——心软了?不,没有人能拒绝来自你喜欢的神的邀请,即使那个邀请在你看来不可思议。再不可思议,若差的也只不过是思考的时间而已。
  
  张佳乐不想干坐着想言辞拒绝,他本来就不是那种擅长拒绝的人,更罔论他扪心自问对孙哲平的好感还是不少的。想想那位大神粗中有细的风格,能在别人需要时带着东西恰好出现,如果除去性别那层外衣……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伴侣?
  
  百花缭乱:你等我几天,有点乱
  
  再睡一夏:好
  
  不需要过多解释了,婆婆妈妈和娘们似的。孙哲平屈起手指敲着桌子,眼神飘忽,不复之前的锐利,他已经憋了不少时间了,再憋估计得烂肚子里一辈子。做人图个不留遗憾,不管结局如何,好歹也说过,别到时候再见时那人另娶,换了个“如果那时我跟你说明白了”的“如果”。不走出那一步,如果就永远只是如果。
  
  至于等……孙哲平想,等吧,他有时间。他自从退出游戏圈子后就一直在等,只可惜以往见到的人都太过惊艳,以至于现实里什么水平都不入他眼。直到他看到了张佳乐,那样特别鲜明风格犀利的操作,一刹那他觉得自己回去了,心活了血也热了。他等了这么久,又何在乎再等等呢?
  
  只是他没想到他这一等,便等了一周多,这一周里张佳乐没有上微博也没有上QQ,孙哲平按着他赶稿到午夜才开机的习惯打去电话,手机也关机。这可意外得很……黄少天见孙哲平各种抓耳挠腮,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弄得局促不安,狂笑了十分钟后建议他直接去张佳乐住处找他。
  
  孙哲平用看GA里僵尸的眼神扫了黄少天一眼,直到黄少天摆摆手爬上铺蒙住头假装什么都没说过为止。他叹了口气——如果他还没说清楚,那去张佳乐公寓自然无可厚非,可怕就怕在他挑明了说清楚了,这下可要命,他连电话都不接,万一正对了面尴尬起来,那岂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他吃了个暗亏,闷在心里一把无名业火烧得滚烫灼热,以前还能和人聊聊天,没事和黄少天一起组队打打游戏什么的,可现在一开游戏满眼前都是张佳乐的手雷光影,包夹着他穿梭而过的刀影血光,那样的繁花那样一幕血景,谁能忘记?
  
  孙哲平咬着后槽牙将键盘蹂躏得啪啪作响,黄少天见状罕见地默默爬起来,摸了钱包做了个悉听尊便的手势,往外走去,不忘带上了门。
  
  于是接下来的每个晚上,粉丝们的信箱总会收到各种提示。
  
  [系统消息]您关注的『再睡一夏』更新了视频【Ghost Amry】亡灵书收集攻略(全一期)
  
  [系统消息]您关注的『再睡一夏』更新了视频【Ghost Amry】商店任务•抢夺
  
  [系统消息]您关注的『再睡一夏』更新了视频【GTA】任务可以没有,挡路必须死
  
  [系统消息]您关注的『再睡一夏』更新了视频【Ghost Amry】地下迷宫III无伤攻略
  
  平日里率性而为的再睡一夏大大这是……忽然换了性格了?粉丝们揣度着,不少新粉刚被他另一重“落花狼藉”的身份圈进来,不是太明白老粉们的重点,楼下的人忙补上科普:哎呀你怎么知道balabala……
  
  这太诡异了啊,这种更新速度,加上各种风格的视频名字,再结合他不再直播的事实,可以推断出来——这位大大最近心情不好,很不好!
  
  他所到之处已经不是开红了,这简直就是台风尾扫过嘛!各路妹子在发现不对劲后个个哭晕,再揣测一下再睡一夏忽然爆出另一个身份……能让一位大大忽然不再隐瞒,坦诚相待……
  
  路人A:妹子们散了吧,大大脱团了
  
  B:什……什么?
  
  C:我也觉得大大要现充了……你们想想,如果不是他急着想阐明白身份,他怎么可能发那条微博,那不太像他
  
  B:卧……卧槽!这种“为了你就算我有黑暗的过去我也一样挺着走过来”的戏码挺带感
  
  D:楼上莫中二……
  
  C:搞清楚点……他的过去并不黑暗啊,那样一个大神,啧啧啧……
  
  孙哲平支着下巴,拿了个陶瓷的温水杯,耳麦随意地搭在肩膀上,耳机线与鼠标键盘线缠在了一起,乱七八糟。他斜斜睨了一眼,懒得伸出手去收拾,毫不怜惜地把耳机一摘,砰地倒扣在了桌上。
  
  这样明白的心思啊,粉丝都看出来了,怎么有些人他始终不明白呢?


  
  张佳乐正在绞尽脑汁想借口偷溜,不是他故意吊着孙哲平,只是事出紧急,他这个网站每年这时候都会举办作者年会,每个编辑负责督促自己签约的当红作者来开会。别人家早早收拾好行李,就他这个不靠谱的编辑围观八卦围观得开心,记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十万火急,隔空督促还怕不够快,直接坐了飞机冲到他城市来绑了他再坐飞机走,一路走路带风虎虎生威,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像个砸场子的。
  
  开年会这种事张佳乐经常参与,可开得这么憋屈的还是头一回……他也是头一次知道上头换了主编,主编的废话居然多过他以前高中时的校长。一连好几天每天都有新的废话议题要讲,他走得匆忙,手机充电器都忘了带,心想自己干脆也需要冷静几天,大不了做个与世隔绝的人。
  
  他觉得既然孙哲平说了喜欢他,那就应该会等等他吧,短短一周而已没什么大事。他哪知道孙哲平那头几乎要掀破天了,自家大神高产似那啥粉丝们当然人人叫好,可从操作上就能感觉到自家大神怨气颇深,虽然声音仍旧没变,可话居然变多了……
  
  张佳乐打了个哈欠,看着台上的主编由网络文学蓬勃发展讲到改革开放美好愿景,下面众人玩手机的玩手机,偷懒的偷懒,睡觉的睡觉,他低头看着手边笔记本上已勾勒出的文章大纲,往后靠了靠,只觉得真没意思。一旁的编辑妹子忽然戳了戳他,把手机从桌下偷偷递了过来,张佳乐扫了一眼,愣了愣,报以疑问的目光——再睡一夏自己井喷视频,关我什么事?
  
  编辑妹子翻了个白眼,抢过手机,把他往外推了推,压低声音,“我觉得不大对劲。”
  
  张佳乐好笑,“什么不对劲?”
  
  “哎呀我也说不清楚,”编辑加了把力,这妹子绷着一张小脸,化了浓妆,梳了厚重的刘海,发丝服帖,可张佳乐看不清她的眼神,编辑迟疑了一下,有些烦躁地戳了戳他,“女人的直觉你不要怀疑!我觉得你有必要去看看。”
  
  “可是我现在不是在开会……”张佳乐哭笑不得,这编辑的脱线倒是从二次元延伸到三次元了,真不愧平日里自称“打破次元墙”的女人。
  
  “你去你去!我帮你顶着!”编辑一脸严肃,“猫着腰,假装上厕所,看看这几个视频怎么回事!”
  
  张佳乐被她推得几乎要从椅子上掀下去,被调动起好奇心的女人简直如怪物一般可怕,他叹了口气,猫着腰往外走去——既然能逃了这无聊的会议,何乐而不为呢?编辑妹子眯着眼一脸笑意地看他出去的背影,还轻轻带上了门,低下头飞速登陆了一个小号,调出再睡一夏的最新一条微博,点开评论,噼里啪啦打上了一行字。
  
  手机用户13802240817:大大我送助攻了请接好!!!
  
  张佳乐出了门,伸了把老腰,一连坐上好几天他这把筋骨支持不住,拖着脚步随便找了家网吧,戴上了耳麦,他这几天没了手机,也不好意思借别人的玩,作息倒是出奇的规律,反而不太习惯。他拉开椅子坐下,第一时间点开的不是视频,反而是QQ,一上线发现居然一条留言都没有,那人似乎秉持着什么信念,他不说话,他便永远不会打破沉寂。
  
  有时候啊,反倒觉得这样让人颇为疲累。张佳乐抓了抓脑袋,对着那个灰暗的头像再度手足无措了起来,踌躇了许久最后还是选择先看视频,忽略那位大大估计是脸滚键盘起出来的各色奇葩名字,最打动他的依旧是那人的华丽操作,最开始吸引到他的不也是操作吗?
  
  只是这人的动作更快了几分,看上去是不管不顾的打法,在全无伤教程里还好,那种纯粹秀心情的剪辑里他烦躁的心情表现得透彻,平日里再睡一夏的角度把握得刚好,后期剪辑时裁去游戏里的对话框,看起来清清爽爽,可这几期他似乎是烦到了极点,只草草作了个特效就发上来,但走位操作依旧完美无缺无可挑剔,这不像他。
  
  张佳乐又叹了口气,双击将视频全屏,他觉得这未裁剪掉的对话框太过烦,即使是全屏了也无法将所有注意力倾注在游戏画面上。
  
  忽然他愣了愣,整个人坐在椅上往前一扑,游戏里那人穿过风雪,趟过炼狱,渡未知险境如渡己心,一个不留心,对话框里刷上了大段长篇文字。而这些文字,张佳乐是再明白不过的——这些是他前几篇长篇文的结束段。
  
  这是一身黑衣的青年侠客,寒鸦停在他伸出的指尖上,他背上负刀,拎一壶烈酒,从不会涸;这是饮马垂杨边的布衣少年,一把折扇缚在腰边,招来满楼花色红粉竞娇,一霎眼骏马长嘶当风,他向青云而去;这是敢爱敢恨性如烈火的姑娘,足踏碧波千顷,敢斗凶鲨水蛟;而那是衔着梭梭草的游侠,水泽边色块明丽,他只留一个背影,一切待后人补写。
  
  而最后的最后,那人只发了个省略号,意味不言而喻。
  
  张佳乐几天积攒下来的郁郁一扫而空,忍不住笑了,慨然——这孙哲平啊,太掏心掏肺,居然在自己视频里夹带私货,不过好在粉丝们的注意力被标题和话格外多的Up主本人吸引,关注视频细节的倒是没多少。
  
  他开了QQ面板,正想写些什么,忽然弹出了一个窗口抖动,编辑妹子的招牌感叹号又刷了他一轮。
  
  编辑:卧槽你现在在哪里!赶快回来!!!!!!!!!!!!!!!!!!
  
  编辑:主编说你入围决赛了,说不出意外可能你是冠军!!!卧槽你在哪!!!你快回来!!!!我承受不来了!!!!!
  
  编辑:我顶不住了QAQ……!!
  
  拿着手机战战兢兢的编辑妹子抬起眼看了一下乌云罩顶的主编,低下头却发现百花缭乱的头像忽然暗了下去,一条回复都没有,空空如也,她深吸一口气,压低了声音,“我靠!”

  
  百花缭乱向您发起组队申请,是否同意?
  
  孙哲平有些诧异,他一连好几天都没看到消息,以为自己被晾着了,蓦然被刷了一脸屏……他毫不犹豫地停下了录制,点了同意,开了麦还没来得及说话,对话框里又弹出一条消息。
  
  百花缭乱邀请您参加副本【地下迷宫III】,是否同意?
  
  孙哲平忽然有种小心思被人看穿的窘迫感,手比脑动得快,闪电出手点了回车后差点磕在键盘上,系统确认后他被传送进了副本,光晕旁立着个弹药专家,腰后别着手雷,手上自动手枪咔咔作响,让人有种一不小心会往他脑袋上走火的错觉。
  
  怎么开口?说你好我等你很久了,到底接受不接受你给个准话?气氛忽然冷寂了下来,两人面面相觑,孙哲平试探了一声,“那个……”
  
  “砰!”
  
  与此同时张佳乐抬手,一枪打在了群聚的怪堆里,几个利落走位后精准地拉出了几只怪,他手雷炸开的光影对于系统AI没有什么影响,但正如他天赋弹药专家一样,这种操作也是下意识的。孙哲平在心里喟叹了一声,提着重剑两步蹿上前,穿过手雷的空隙,轰地砍在地上炸了个眩晕范围,借着势头顺力一扫,风卷残云。
  
  手雷炸开的范围不大,但光影效果惊人,张佳乐有意无意地往他视野角落扔,炸开的光使孙哲平只能看到电脑当中一小块范围的怪,但他更像是凭借着直觉拼杀,重剑血影纷飞,杀得兴起。
  
  光影散去,原本被牢牢遮住的对话框显露出来,却是满满当当挤满了文字,一字一句条理清楚,张佳乐还在继续打字,直到一行文字滚动上屏。
  
  百花缭乱:我想过了,我不太知道这种感觉该如何形容。如果你不介意我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该怎么走的话,如果你不介意我有好感却不明白该如何表达的话……我们,可以试试?
  
  孙哲平愣了愣,画面里狂剑士的动作甚至出现了一丝停滞,“你说什么?”
  
  张佳乐扶着额,四下里看了看,网吧里人并不多,而且都各自沉浸于游戏或聊天里,他打开了麦,低低应了一句,“字面上意思。”
  
  “张佳乐!”背后有人站在门口叫了他一声,尖得耳麦那头的孙哲平都惊讶了一下,编辑一路踩着高跟鞋从会场馆里摸索了出来,一家家网吧搜过来终于看到了这位——她在场馆里应付乌云罩顶的更年期主编,而这位居然还在这……等等,告白?妹子三步两步蹬蹬蹬冲上来,一把揪住张佳乐,“走走走,快回去快回去。”
  
  “你等等……”张佳乐无可奈何地站起来。
  
  编辑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勾起一丝微笑,趁他不注意一把抢过耳麦,喂喂了两声,“哎哎再睡一夏大人吗,您家这位不太听话啊,明明是有冠军的机会却还在这死待着,一方面拼得要死要活一方面又尽人事知天命,真是不太懂他的逻辑。”
  
  “你小声点……”张佳乐无奈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围观的人群,“人家是当冠军的男人。”当初孙哲平率领战队一路厮杀,甚至站到了巅峰,自己只不过是个写网文的,就算拿了冠军,又有什么好炫耀的。
  
  “让他去吧。”孙哲平往后一靠,摇了摇手指,“你说错了,我是要当,冠军的男人。”他的目光温煦了起来,屏幕上弹药专家人已不在,角色下线倒计时,他截了图,只想把张佳乐刷在对话框里的话一辈子存下来。
  
  枪林弹雨,王座荆棘,唯我以刀丛写就不语情诗。刃上走光影,刃下无一字。你知或不知,荣耀却无冕如斯。
  
  那是注定持续一生的传奇。

                                                                                                            =THE END=
===============================================================

想写双花的心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恳切
最早是我妹子在点梗的时候点了“想看双花一起打僵尸”,然后就冥思苦想怎么在不是末世文的架构里出现僵尸。因为作为设定洁癖的我每构造一个设定都努力想填满,如果为了僵尸就毁灭全世界的话,未免也太不人道了,好歹这世界上好吃的还是很多的(笑)
全职算得上是电竞,就写写游戏吧,那段时间正逢某传奇人物逝去,干脆就随便译了隆美尔将军赠予传奇军队的光辉代号,能看出来的应该是一个小彩蛋……?
然后说到电竞,第一遍看全职觉得爽文,网络小说里难得一见的让人着迷的书,看的我无法自拔而完完全全忘了人物。然后大概是看全职的缘故,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事,在高一一次物理课上老师问“pm”是什么我想都不想就说“per minute”……很简单啊,因为APM超高的他们
然后居然在科普APM是什么的时候,认识了班上一位APM得有几百、并且有朋友被职业圈青眼相待的小学霸,学霸表示无法相信在三次元居然会有人说这些说的条理清楚。【我在心里默默想每一个看全职的人拉出来都能和你扯上那么一会儿】
有一天放学骑车回家,路上遇上小学霸,我摘了一边耳机听他槽一些事,呼呼的风声灌进我的耳朵里,不记得在扯什么话题,只记得热辣的空气里那位少年感叹道,“二十多出头就是电竞的巅峰了……”
书里的文字终归还是平面的,而真人真实的叹息更加打动了我——那么张佳乐呢?那么孙哲平呢?乐乐他押上孤注一掷的疯狂去豪赌,而张扬如大孙,如果不是无法挽救的不可抗力因素,他又怎舍得舍弃了这激动人心的赛场?
我们看得是他们的光辉,是他们的低谷,而低谷爬到光辉的阶,光辉跌到低谷的路都太过冗长,无法叙述。
我写我的张佳乐,他屡次受挫却自有一身桀骜骨气来打磨市场,他新手入赛却能一枪引燃油桶炸起黑烟冲天,而不仅仅拘泥于幸运e和亚军。我写我的孙哲平,他豪气干云万事无拘无束,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好感就是好感,病树前头万木春,而不是单纯的土豪与霸道。
非常感谢你们看我这个冷文透明的童话(x
中途被大熊推荐让我真的挺惊讶的……那一个晚上是我来lof以后最振奋的一个晚上,有时候你努力不努力并不在意别人是怎么看的,但如果有人能另眼看待你自然是最好的。在此真心向所有推荐过文,喜欢过文的妹子鞠躬,谢谢你们包容我的任性,包容我对双花这对cp的私人解读
最后我想说一句给振奋我,让我写这篇文的那位实况up主……虽然我很喜欢看他的实况,可以说注册b站是为了看他的视频,但其实我最怀念的,反而是你当初一言不发横扫千军的气概,你好,当年的鬼杀。
我们啊,下本再见
ps下本可能要等我高考后…………一年的时间我希望你们还在QAQ我希望全职不灭荣耀不灭……当然不排除我犯傻了继续挖坑的可能性

评论(35)
热度(211)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