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丫子去追the shy了
官宣一下我家绑定排版@会者定离

封面来自 @沈徽光

【双花】刀丛情诗 chapter.06

前情 chapter.01 02 03 04 05

Cp:双花,游戏实况解说Up主X低调网络写手

=写在前面=

  在别人眼里,他们足迹所到之处光芒万丈,一斗室一键盘一话筒一鼠标便是方寸世界的王,从血肉横飞的僵尸战场一路奔跑到杀机四伏的寻龙之地。但这一切的背后除了汗水与天赋,还有对于这行的不舍。

  在别人眼里,他们笔下的大千世界光鲜靓丽,笔下人物熠熠生辉,一举手一投足牵动无数人的目光,但这一切的背后除了磨练以外,还是磨练。

  他们的名字叫实况解说,而他们的名字叫职业写手。

  一个分享行为,一个展示心路,拥有千锤百炼造就的大心脏,我们都无需太多人陪伴,但一个人寂寞地走久了,还是偶尔回头看看这个世界的。

=================================================================

有一个故事叫做,勤奋更新的作者下午要去看大圣归来,所以就放了现在更新……我在各种撒泼打滚哭闹都没人陪我看大圣后最终选择了单刷……哭唧唧

昨天才开的家长会orz知道有一个长得超漂亮的女神同桌是一个多么痛苦的事吗……

啊终于进度过半多了,得开始收收心了。面基了←←
最近一直在补漫,mamo唱歌猴好听耳朵怀孕了!

=================================================================

chapter.06
  从那一天开始,某网站游戏区的众多人都知道了“百花缭乱”这个名字,而那个人从头到尾仅仅只是露了个ID,连话都没有说过,于是他们按捺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开始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这个人到底是谁?
  
  猪队友?怎么可能?你见过谁能与再睡一夏大大对垒到如此地步?粉丝们尖叫着开了个八一八楼,可惜都找不到什么干货——再睡一夏作为一个如此知名的游戏区up主居然没有开!微!博!于是所有好奇的人一腔热情尽数投在了百花缭乱的微博上,可那人居然也十分低调,他们把微博翻来覆去也没找到几条关于游戏的。
  
  很简单,在此之前,张佳乐是个写手,纯的。
  
  而现在……他依然是个写手,而且更新稳定到让编辑都一度咋舌,虽然知道他不拖稿很少任性,连炸毛爆粗都甚少见到,但所有老读者都觉得……百花缭乱的文风变了?
  
  他们是忠实的老读者,自然是跟着他一路从隔壁爬坑爬到游戏文来的,原先这位写手大大低调得很,文笔自然流畅,不造作不矫揉,感觉就像一把千锤百炼的刀,刃身每一分一毫都打磨得恰到好处,没有更多的一分增减。而他忽然转游戏类文他们也能够理解,并且还觉得能够看到更多的风格当然是最好。
  
  所以他们包容了这位写手刚转型时的生涩稚嫩,而最近……也不知道这位百花缭乱大大吃了什么药,写到兴头时对游戏的娴熟感扑面而来,甚至超过了他之前的古文文风,字夹刀刃语带疾锋,保留了原有的千锤百炼的锐利,更增添了令人目眩的技巧,而且也不仅仅只是空中楼阁,游戏场景跃然纸上。大漠烽烟,江南小镇,驰来北马,水乡渔歌,他的文字不光包容了一个场景,还包括了一整个世界。
  
  他原先的文风悬于高阁之上,与整个连载的门户网站都是脱节的,他原先最苦的就是在个人的风格与网站的大众之间寻找平衡点,而他现在终于找到了。而他这必要的转型,看上去也不为了取悦任何人,仅仅是因为自己写的舒服——站在既有经历上的文字,自然是有生命的。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位大人最近更新太稳定了,原先还时不时爆发一下,现在简直就像写好了文全扔存稿箱……还没看个够就戛然而止了。于是就有好奇的读者爬去搜索了百花缭乱的id,一出来就是那场他与再睡一夏的solo,绚丽的光影里一蓬血雨飞溅而开,刀锋冷酷,枪口炽热,融化的是生涩的血痕。
  
  简直是真男人!一群路人瞬间被圈了粉。
  
  而粉丝们口中这位“真男人”正在与那位没开微博却热爱蹚浑水的再睡一夏组队任务,这几天他保持着如此稳定的更新节奏就是因为……他有点想和这位神一起组任务。让粉丝们为之疯狂的光影灿烂对垒血雨纷飞,如今却交织在一起,组成密闭的火力网,一波一波,直接前行平推。
  
  时间到了……孙哲平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懒得打字,匆匆打完一波后打开了麦,对着队伍频道里的另一个人道,“你等等我有点事。”
  
  “哦,”张佳乐应了一声,干脆利落地下线,然后打开了文档写起了后天大后天的更新。他已经有点习惯这种节奏了,对方貌似隔三差五就要在一个固定时间停下来,然后去忙他的事,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隐私。他想,他根本没必要去问那句纯属多余的“去做什么”。
  
  毕竟在游戏这个领域上,人家才是神。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觉得这位神走下了神坛,在他眼里那人虽然操作华丽流畅,但正如普通玩家那样,手黑摸到烂装备时会吐槽一句,遇见boss药没带够时也一样狼狈,自己要是走位没走好他也会半开玩笑地提醒一下……
  
  这个架势,就是把他当做好友了啊,既然人家予你信赖,又怎么好意思拂开?张佳乐觉得对这位大神的好感又拔高了几分。
  
  过了个把小时,张佳乐又写完了几章,他看都不看直接发了编辑,顺便丢了一份进存稿箱——反正有什么问题编辑会通知他的。不知怎么的他现在有种心如止水的感觉,网站的票数、人气,似乎对他都没什么意义,唯一有意义的大概就是评论了,没有任何一个作者能拒绝自己的伏笔和细节被同样认真的读者发现所带来的喜悦。
  
  QQ列表头像闪动,张佳乐滑了滑鼠标,却看到再睡一夏发来了一个通话邀请的弹窗,这人的精力和热情全部宣泄在了操作里,平时说起话来倒是懒洋洋的,虽然不改傲气,但怎么说感觉都让人一笑。
  
  “晚辈不行了啊……”隔着耳机,那人的声线入耳,没有平日里战斗时的严肃正经,也不像直播那样放松诙谐,却像是感叹,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就这么丢了出来。
  
  “……什么晚辈?”张佳乐有点摸不着头脑。
  
  “最近追着看了几场职业比赛啊,”孙哲平的声音还是那么傲气,只是却有一点遗憾,他点了点电脑屏幕上的比赛时间表,“然后,发现自家后继无人啊,啧啧啧……”
  
  原来这人每次莫名其妙地急着下线是为了看比赛……等等,什么比赛?张佳乐愣了愣,他个死宅只知道NBA世界杯,时不时会买一堆麻辣小龙虾盐水花生回来配啤酒熬夜看球,但他知道这位再睡一夏说的肯定不是球赛。
  
  不是球赛,职业比赛……难道说的是游戏比赛吗?记得家里电视有个台经常转播游戏比赛,只不过那时候他刚上大学,刚入网文圈,对游戏兴趣缺缺,久而久之自然也忘了这码事,如今忽然提出来……张佳乐上了心,转去了某游戏论坛翻了一圈,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高高筑起的一个帖子,被标了红点了热,立在帖子版面首页,刷了多久都屹立不倒。
  
  帖子的标题是用术语写的,他看不明白,所以只好点进去,看到下面不少人都在惋惜自家队伍的失败,他不大能看懂,不过大概也能知道是其中一位选手出现了极大失误。不少人都在感叹“一个人扛起的王朝能维持多久?”
  
  他是写手,对文字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来得更深刻,穿过这些粉丝看似平淡的话语,他看到了惋惜不舍,一位游戏选手的职业生命比一般人想得更加短,最大者也不过二十多旬光景,灿烂不了多久就得凋谢,他们能做的,也就是在短暂的生命里让人们记住他们,记住他们对游戏的热爱。
  
  这位再睡一夏……大概是在怀念自己喜欢的战队吧?张佳乐叹了口气,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一位不怎么看比赛刚刚接触游戏的人,就算再有天赋也比不来旁人有的经验,他纠结了半天,最终干巴巴地憋出了一句,“你喜欢的那个战队肯定会有好的未来。”
  
  “我喜欢的?”孙哲平哑然失笑,他关了时间表,打开了浏览器,收藏夹里一水的文,他打开百花缭乱最新更新的那一篇网游文。他的眼眸有些黯淡,却依然带着笑意,“为什么这么说?”
  
  我靠!张佳乐拍了拍自己脑袋——自己信口乱说,对职业游戏可一点研究都没有,这要是问起为什么来,可露馅了。他斟酌了一会,凭着自己的便利信口开河,“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喜欢的那个选手和战队,都肯定会有好的未来。每一个行业都有适合的人与不适合的人,有些事是不光光要靠拼搏,还要看天赋,但唯一能取代天赋的或许就是你是否热爱这一行……”
  
  他也感慨了起来,网文多年,比赛第二,在个人与网站的不平衡里寻找支点……张佳乐低低道,“网上的风光和言语算不上什么,更何况是职业选手,他们应该将自己的隐私保护得很好吧……有些时候会想,那些风光,那些夸耀,仅仅只是几个跳动的数据而已。除了为了生计得到的报酬,网络还带给他们什么?关了电脑拔了网线,走在街上,除非你曝光率非常高,谁又认得出你是谁?就算你曝光率很高……可关心游戏比赛的人毕竟是少数吧。”
  
  他清了清嗓子,以一句话结了尾,“所以我常常想,许多年后啊,当时汲汲追求的东西不过是一场虚名而已,人啊,最重要的怎么是这个?”
  
  电脑另一边孙哲平怔怔出神,黄少天打开了门,将两张票拍在了桌上,“有人送过来的好座位,好像是过几天的那场比赛,你的母队会来这座城市……你去不去?”
  
  孙哲平伸手捂住麦,一抬眼淡淡扫过桌上两张票,片刻后他转身,冷然道,“不去。”
  
  “不去?那我就倒了啊,这玩意儿很贵的,不过也确实,你说咱俩这曝光率着实不小,这要是被哪位眼尖的给堵到了不就惨了?”黄少天打开网页开始查票价,“你说你这些晚辈还能行吗?”
  
  “悬,”孙哲平淡漠道,随即他耸了耸肩,“和我什么关系?”他这一句话冷静却又悲哀,他已经不看比赛很久了,如今风起云涌潮起潮落,和他一个圈外人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他难道还能出来外援不成?
  
  “曝光率……”他屈起指节敲了敲桌面,忽然起身拿过桌上的两张票,“我去看一看。”
  
  黄少天张大了嘴一副惊愕,指了指自己,“不会吧?你怎么了?”他俯下身开始四处找衣服,“我得找找我那副带风帽的衣服在哪里……”
  
  孙哲平竖起一只手,摇了摇,“不急,反正也不跟你去。”
  
  他放开了手中的麦,张佳乐听着电脑那边沉寂许久的人忽然出声,“周六看比赛,去不去?”他随即将票拍照发了上来。
  
  居然还是个好座位……?张佳乐只觉得这位再睡一夏可能是太喜欢这个战队了,居然马上下单买了票……反正也是大众场合,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他想了想,问道,“你真名叫什么?”
  
  “啊?”这回轮到孙哲平诧异了。
  
  张佳乐哭笑不得,“总不能大街上叫你再睡一夏?我叫张佳乐。”
  
  孙哲平颔首,然后开口,“我,孙哲平。”
  

评论(8)
热度(111)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