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丫子去追the shy了
官宣一下我家绑定排版@会者定离

封面来自 @沈徽光

【恋与制作人·白起】圣诞与夜

甜齁,我累死了我总算踩着圣诞节的尾巴写完了这个!!!我的白哥全世界最好了我暴风式青蛙大哭!【写完这个是时候去搞期末复习了

之前写过的白哥!  风与你

==============================================================

  今年的平安夜比以往冷,她缩起脖子端着个玻璃杯趴在阳台栏杆上,一身厚实的绒睡衣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带着毛茸茸的耳罩似乎还不够,脑袋上扣了个圣诞帽。商家总是不会放过这些节假日营造出来的商机,只恨自己的圣诞树不够高挂不满更多星星灯,从高楼向广场望去,远处明明灭灭的灯火交相辉映,流淌成了一条璀璨银河。

  她低下头看了看表,娟秀的眉都拧在了一起,喃喃道:“现在出去哪有什么好玩的,看人吗?”

  ……实在不怪她是个吐槽役,白起前几天旁敲侧击地问她圣诞节前夜有没有空,她按捺着满心欢喜,嘴角的笑藏都藏不住,却还得故作正经地一字字回复他:应该有空的,学长有事吗?

  那人却再也没发短信过来,她一手端着杯子,一手将手机在掌中转来转去,时不时点亮一下屏幕看一眼,对着空空如也的收信箱发着呆。她站得有点久了,觉得身上穿得再多也只是物理护甲,恋语市的冬天寒风简直就是自带透甲效果的魔法攻击,她搓了搓冰凉的指尖,弯起唇角笑笑。

  她本是生在荒野里一株蔓草,柔韧却不柔弱,有满天风雪都摧不折的脊背,可有人携光而来,将原先寂寞孤独的蔓草扶成了一株绰约的花。自从吻过朝阳,便再也不想一人面对漫长的黑夜,她又按亮手机屏,还是没有短信,幽幽叹了口气,双手环着杯子,趿拉着拖鞋,想走进房间里去。

  白起会下意识地保护她,为她挡下来自四面的明枪暗箭,相比起只做引路人,让她独自跋涉,他更倾向于陪伴,怕的是她听不见他的消息——说的就是你呢,小姑娘咬着唇恶狠狠地戳手机,上次某人特意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声音明明虚弱得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却还在颠来倒去地安慰她“你哭了?你别哭啊。”

  每当她看到他露出这种有些近乎固执的特质,反而觉得那是他最显得少年气的一面,白起虽然不是什么精通心术之人,可却擅长在她面前掩盖一切……暂且不说这种擅长可能是“他自认为的”擅长,他这种要为她安排一切的手法简直是传说中训练“巴甫洛夫的狗”的计划了,那她算什么啊,白起小警官家的袖珍军犬?

  她被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逗笑,一转身笑意却又泯了下去,拖着鞋没精打采地侧头,瞥了一眼厨房里的冷锅冷灶——亏她满心期待,想着平安夜可能会有大餐,今天连菜都没买,让她再像赶制作进度那几天通宵一样吃泡面?她可做不到。

  她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衣兜,仿佛要隔着毛绒绒的睡衣将某位放了自己鸽子的人拍出手机来,倾了杯子喝了个干净,故作潇洒地将玻璃杯往身后一抛——碎在阳台就碎在阳台,明天罚他扫……如果不扫怎么办?她想到此处,忍不住蹙着眉沉吟了片刻,一撇嘴——那就自己扫,反正横竖都是自己家,以后他敲窗户不给他开。

  可杯子碎裂的声音并没有传来,她回身望去,恋语市中心的广场恰有人在放烟花,散开的零碎火星在空中垂下金珠,嘶地一晃,溅开白色火花。阳台上一直汹涌的风忽然缓了下来,有人扶着栏杆看着她,手中将她抛过来的杯子接得稳稳当当,白起立在风中,一手的肘支在栏杆上,瞟了一眼玻璃杯,开口问她:“喝的什么?”

  她眨了眨眼,下意识回答:“冰的雪碧放了两颗枸杞,朋克养生保肝护肝……”

  糟糕,“白起小警官家的那啥”再次横空出世。

  面前人眯起眼,将玻璃杯往阳台扶手上一放,单手在风中一握,指节咔咔作响,他拉长了语调:“大冬天你穿棉袄却喝冰的?”

  她一愣之下才猛地醒悟过来面前这人此时是站在风里与她说话,圣诞节各处商家都恨不得用灯把这座城市变成不夜城,他站在高楼之外,有人拿着手机一拍,他随时都能上头条,有时候真的是不知道他们EVOL特警到底有没有保密条款……她扑上去抓他的手,想把他拉进来,白起一挑眉,反手一带,使得是巧劲,径直将这颗毛茸茸的团子从阳台拽了出来。

  她一声尖叫,在失重感下坠的头晕里手忙脚乱地扒着他的手臂,周围的风是不冷,可面目和这人一样可气,她咬牙切齿地伸手去白起腰里拧了一把。可不太巧,那人正绷着身子抱着她,腰间亦在发力,她一指下去什么都没掐到,白起却压着嗓子在她耳边低低地笑:“你考虑过后果了吗?”

  啊?什么后果?她正想开口,忽觉身后那人揽着她腰的手猛地一松,她叫得宛若午夜凶铃女主角超常发挥,闭着眼睛胡乱地抓,抓到依靠就牢牢攥着不撒手,再睁开眼时,白起正好整以暇地将她的手往自己脖子上绕,感觉到她瞪过来的目光,那人耸了耸肩,笑着看她:“再教你个事,抱着脖子比什么都有效,我要是敢松手,你就勒我,同归于尽。”

  你个骗子。她翻了个白眼。

  “好了。”白起将她往怀里按了按,往她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仍贴在她的耳边低低说话,“我刚才瞧了,广场那在人工降雪,我带你过去看看?”

  她将手里握着的东西拿起来看了看,皱着眉轻声道:“圣诞节送苹果是个什么习俗?”她眼睛忽然一亮,举着手中苹果晃了晃,轻声道,“我怎么觉得之前谁也送过我……”

  白起搂着她腰的手忽然紧了一点,声音听上去有些局促:“谁?”

  “唔……好像是韩野?”她喃喃道。

  “哈?”

  “不说了不说了。”她耸肩吐吐舌头,一口咬上苹果,含糊不清地道,“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要送苹果呢……”

  在风里揽着她的那人却忽然沉默了下去,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怀着的是什么心思,她索性不去猜,饿得狠了,先吃再说。

  可她不知的是,那年她高一,与韩野同坐一桌,彼时韩野还是个在白起身后的小跟班,可心思却活得很。白起一向是不过节的,没有人知道这个清清冷冷少年的过往,高中生之间流行过一切节日,从情人节万圣节过到圣诞节,韩野在白起身边转来转去,旁敲侧击:“白哥,我觉得你需要送点礼物。”

  白起抬起一双眸子看他,眼神太凉,只有在说起小姑娘时才有点暖意:“送什么?”

  第二天放学时,同班人一齐出去平安夜聚会,韩野递给她一个苹果,在她清凌凌的目光里低着头:“那个……送你的。”

  而现在,某位在风里的人正挑着眉,隔着四周汹涌的风,为他的姑娘筑了个屏障,却遥遥在心里剐了韩野一顿。

  至于为什么在平安夜送苹果。

  当然是,他想让他的小姑娘,一生都平安喜乐。

评论(16)
热度(240)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