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丫子去追the shy了
官宣一下我家绑定排版@会者定离

封面来自 @沈徽光

王杰希,这是你的饭盒吗?

我流男神x @咸蛋仔 ,用脸滚键盘写出来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生日快乐,废话就不多说了,敲敲桌子

最近睡不醒,肝刀肝fgo肝到颈椎病发作,天天眼前泛黑一趴就晕,恨不得变成一坨海洋里飘散的水母……也不打tag了,打点精神慢慢搞别的吧

==============================================================

  “小姑娘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应付的一个物种了”——from 《王杰希语录》

  一个月之前他带着整个摄制团队去采集制作纪录片用的镜头,东南丘陵起起伏伏,隔了几座山头,人们的口音就换了一种,上了年纪的老人总爱胡诌,嘬着水烟慢悠悠地拖长腔调,告诉他们这是古时候人们为了抵御外敌的一个手段,外来土匪们不理解本地乡兵和村民在交流什么,就算当着他们的面指着鼻子说你们都是兔崽子,他们也听不懂。

  ……听上去就像她说的“小聋瞎”。王杰希往手中的笔记本上多添了一划,将今日日程划去一行,用水笔尾端点了点皱成一团的眉心,在山脚厚重的湿气里掏出手机,按亮一看——仍然没有信号。

  糟糕,又神游了。

  更糟糕的是,这是第几天没有信号了?

  他们这种拍正儿八经纪录片的,往往拿不到什么丰厚的酬劳,特别是随山民往老林子里钻的那种剧组,连负责人都得亲自扛机器,睡在搭着的帐篷里,有时山里人炒了半截腊肉蒸了点粉芋头给他们送来,那便是加餐了。再险恶一点,裹了腿踏进泥潭子里,半身湿漉漉地就着山溪冲两下就算干净了,“风餐露宿”不足以形容,当年世尊菩提树下苦修都没这么惨的。

  苦一点倒是没什么,人总得多摔几跤,身子骨才耐磨,只是人心和感情可不太耐磨啊……王杰希戳着自己眉心的水笔就差在脑门上印了个印子,隔着防水袋重启了一次手机——还是没有信号。

  清臣对他去哪,做什么,从来没有过多的要求。别人家姑娘跌倒撒娇要抱抱,身娇体弱无可厚非,她平地摔上一次还能拍拍腿站起来,拽着他的手大踏步向前进,直杀商场顶楼,在周围各色或畏惧或惊恐的目光里放声高呼:“这家的小龙虾和糟溜鱼片最好吃!”

  他坐在她对面,抄着筷子给她剥开小龙虾上的蒜末和花椒,免得她一嘴下去吃了个麻心麻肺,也不急着吃,啜着解腻的柠檬冰水看着对面的姑娘十指如飞剥小龙虾,憋不住笑时便低下头去替她剔开烤鸡翅一端的软骨,两根细骨一扭一抽就散了,剩下完好无损的鸡翅中。

  坐在他对面的姑娘扎了马尾,从他那一盘剔好骨的鸡翅里捡了一只走,塞进嘴里时眼睛眯得像月牙,再摆摆手,一只剥好的小龙虾便落回了他的盘子里。

  王杰希回过神来,见清臣坐在他对面,梳着马尾的姑娘摘了手套攥着杯子在喝水,鼻子都快埋进杯子里了,似乎是感觉到他看得太过认真,清臣抬起头对他霎霎眼:“快吃,别多看,太咸了我再喝两口。”

  他的姑娘从来都不是要依靠别人撒娇耍宝的人,吸引是种很玄乎的东西,基础是不能过分干涉彼此,她也很聪明。他在房间里做企划想策略时,她便盘着腿坐在大厅里咬牙切齿地打刺客信条,过剧情时买了一打牛肉串来嚼,明明披头散发横眉竖目,但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冰箱里藏着双皮奶和杨枝甘露,可问起她,她老是翻着白眼说是自己“顺路打包看着你这么辛苦可不是特意买给你的。”

  她知道分寸,他也知道,去外地时时时刻刻都想着给她发短信或者留个语音,她倒好,发过去的是语音,送回来的是深夜报社图,牛肉火锅搭炒饭,芝士披萨配蛋挞。彼此都不用多说一句话,我很好,我知道你也很好,那便足够了。

  ……只是算算时间,他已经有好几天没给她发短信了,倒不是在意这一两句话,只是原先做多了、习惯做的事,忽然停滞了下来,有了空白,难免会让人担心。

  王杰希看了看渐渐暗下去的天色——这个光如今也不适合采景了,他挥挥手示意摄像师收工,在摄制组一片欢呼声中,炉灶生了起来。

  他们今天拍摄的那户人家只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婆婆,做得一手好年糕,切成薄片上炉一烤蘸着调料就米香十足,这几天每逢饭点,那位婆婆便端着一锅年糕送过来,煎后蘸椒盐,炸了洒酱,菜肉同炖,切丝做汤,怎么做都好吃。

  每次放下托盘,最旁边放着的那个饭盒总是王杰希的,他检查完机器后回到桌边,都会看到众人用一种迫不及待的目光看着他的饭盒,起初他总担心有人在里面下了毒,强行拉来摄制组新人,微笑着灌下去一勺后托着腮观察了他半天,发现并无异状,自此以后他也权当手下这帮大小熊孩子们闹久了收不住,心安理得地吃着每天的第一碗年糕。

  但不知是这好心的婆婆上了年纪味觉退化,还是花式手抖,他每天尝着自己饭盒里那份年糕,一会咸得像海水倒灌,一会又淡得宛如寸盐寸金,拿筷子扒拉一下还能从下面掏出一片午餐肉或者一截火腿来……而今天这饭盒里装的炒年糕也太过甜腻了,一口下去甜到灵魂都在颤栗。

  这算什么,上帝的馈赠?神明的恩惠?还是恶魔的惊喜?又或者是……

  王杰希面不改色地吃完,端着饭盒进屋去洗,炒年糕放的油也不多,条件一般,拿水冲冲就好,晚上还有安排……

  他一踏进门,隔着帘子就听到里面有个人在自言自语:“怎么办啊我今天一不小心把糖当成盐丢下去了,前几天撒多撒少也就算了,今天干脆撒错了。”

  老婆婆吹着搪瓷杯上的热气呵呵地笑,王杰希掀开帘子走进去,床上坐着的某个人啃着火腿,猝不及防地抬起头来——

  他叹了口气,“你又跟来了啊,这就是你说的‘上能手扒小龙虾,上爪抓牛扒,下能喝风吃土,火腿肠配老干妈’?”

  “那当然,不过你回去可得补偿我。”

评论(18)
热度(99)
© 燕歌行 | Powered by LOFTER